没什么CP洁癖。

冬日·礼物(兵长生贺)

2013.12.31

*给兵长的生贺,给最近生日的大家的生贺
*角色属于谏山创,我只有这篇ooc的文
*什么都能接受的人请继续(。・ω・。)

推荐bgm:一番の宝物——《Ange Beats!l》http://bz.5sing.com/1604976.html

清脆的键盘敲击声在这十几平米的办公室里震动着空气,像是在大声宣告这地方是它的地盘似的。兀地,有节奏的敲门声传来,每间隔10秒就敲两下。方才还一直敲击键盘的双手终于停了下来。

“组长,我是佩特拉。”

“进来。”

身着黑色西装的女人一手端着托盘,另一手推开那扇为了方便进出一直虚掩着的门走了进来。她脚上的尖头黑色高跟鞋在光滑发亮的瓷砖地板上踏出干净利落的声音,就像她这个隶属于利威尔班的人一样地干净利落。

她把手上放着茶杯的托盘放在利威尔手边,退回离他一米开外的地方站直,把因弯腰而掉落在在眼前的碎发捋到耳后,问:“研发部的人说产品还需要半个月才能出成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利威尔一手放在鼠标上,一手在玻璃桌面一下又一下地敲击。他凝视着荧屏上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说:“跟他们说不想被炒就手脚麻利点,市场没法等这么久。上面的猪猡们已经开始发牢骚了。这个拿去复印。”

“好的,我现在去敦促他们。”佩特拉接过男人递来的文件,转身准备离开。

“算了,今天就让他们早点回去吧。”佩特拉回头,发现男人正默默注视着那摆在桌面的照片:一家三口脸上都是灿烂得要从画面上溢出幸福来的笑容。

“组长也早点回去吧。”佩特拉走到门前,手搭在门把上,想起什么又侧头向男人说,“您今天总不能又拿加班当借口了吧?都快一年了,你们也该好好谈谈了。”

正摩挲着照片的男人沉默起来。良久,他答道:“当然。”

“告诉艾伦我想念他。”女人说。

“会的。”

 “利威尔?”

“怎么?”

“圣诞快乐。”她嫣然一笑。门发出咔嗒的响声关上。

利威尔闭上因一夜未合而布满血丝的眼,拿起杯呷了口咖啡。咖啡水汽自他指缝飘散而出,在他的眼镜上凝结。窗外晴空上的一朵白云又拂过一幢大楼的避雷针,飘远了。墙上挂着的时钟的秒针滴答滴答地又走过两圈。刚刚还粘在他掌上的热腾腾的雾气凝结成的水滴此刻正沿着他的指尖滑落在瓷杯上。杯中不再冒出水汽。他眼镜上的水汽也散得差不多了。睁开眼,他把瓷杯放回托盘,伸手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擦了擦手后扔到一边的垃圾桶里。再抽出一张,擦了擦摘下的眼镜。纸巾再次被揉成球状扔进桶里。他关上电脑,站起来。取下一直搭在椅背的风衣放在左手臂上后,他再次以那一贯的独特方式拿起杯,将已经凉透的咖啡一饮而尽。

嘭!

“组长,生日快乐!”艾鲁多举着一支礼炮向眼前矮他差不多一个头的男人说道。

“生日快乐!”另一个男人说,他本来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咬到舌头了。

韩吉——被利威尔称为奇行种的女人此刻也边叫着“生日快乐!祝来年长高10厘米!”边在利威尔头上撒花,她的圣诞帽上的小球随着她的动作晃来晃去。

利威尔一拳打在韩吉脸上,后者发出刺耳的嚎叫后倒在地上。他看了看满眼狼藉的房间,“真够乱的。”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后便看到如此景象,洁癖如他需要一个解释。

“佩特拉,怎么回事?”利威尔向端着蛋糕从茶水间走出的女人问道。

佩特拉把蛋糕放在桌上,掏出火柴将蜡烛点燃。“当然是为您庆生啦!”

“不需要。我回去了。”

“利威尔,你这样又怎么能指望那孩子对你敞开心扉?”佩特拉的声音自后方传来。

利威尔停下脚步。

“利威尔,一年就那么一次。看在他们这样用心的份上,就吃完蛋糕再走吧。”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门边的埃尔文说。

他叹了口气,将风衣挂在一旁的椅子上。转过身,向佩特拉走去。他吹熄女人手上的蛋糕上的蜡烛,向身后众人说:

“来吃吧。等会儿记得打扫干净。”

刚下了一场大雪的小镇放眼望去一片纯白。街道两边的店铺有的挂了一串串的小灯泡,有的贴了一些圣诞的装饰,也有的把圣诞树直接放在橱窗里的。满溢的圣诞气氛。

利威尔把车停在路边,凝视着那摆着种种或可爱或帅气的各色衣物的橱窗出神。一个红衣服的女孩正站在橱窗边上,一手指着橱窗里的裙子一手擦脸上的泪水。看着像是她妈妈的妇人蹲在她跟前一脸无奈地训斥着孩子。不时有几个学生自店内走出,看几眼那个窘迫的母亲。利威尔关上车门,向那店走去。

“欢迎光临。”正在摆手办的女性向那个表情冷漠的男人微笑,“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

利威尔在橱窗前踱步,停在一件军绿色披风前。披风背后绣有黑白交叠的羽翼,在橱窗暖黄的灯光下散发光芒。他伸出手,摸了摸披风的一角。质地还不赖。

“要一件。”他对正向他走来的女人说。

“好的。”女人拿下橱窗里的展品,走向柜台,装入袋子里。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多谢惠顾。”

利威尔推开门,发现那个女孩还坐在门边哭泣。她的妈妈还在安慰她。听到声音的女孩抬起头,瞪了利威尔一眼。看见女孩如此不礼貌,女人立刻对男人道歉。

“对不起!我女儿只是太喜欢那件披风,但我却没钱买……你知道小孩子总是这样的……”她拉起抱膝坐着的女孩,“快道歉!”

谁知女孩竟扭过头,倔强不语。

利威尔打开门,走回店内。“老板,这衣服还有吗?”他提了提袋子。

“啊!”女人听后,苦笑着道:“抱歉先生,这件披风只剩这件了。”

“明天应该能进货,如果不急就明天吧?”

“那好,我明天再来。”说罢,又转身出门。

“好的。”

利威尔一出来便把袋子丢向女孩,被砸到的女孩摸着头对他喊:“搞什么啊!”

“这是……”捡起袋子的妇人看到里面对她而言价格不菲的物件后立马对女孩吼道:“这不是你要的披风吗?快谢谢叔叔!”

“额?”她看了看袋子,又看了看居高临下俯视她的神色可怖的男人,“我的?”

他点头。

“艾莲,快说谢谢!”

“谢谢!”女孩抱着那礼物低头不好意思地说。

“嗯。”

看见店外母女俩走远后,安娜推开门走出。作为这家小店的店长的她是挺高兴能看见客人开心地离去的模样的。

 “下午好,先生。”她对正目送离开的母女的男人说道。

“下午好。”利威尔转过来,面向安娜。

“这天真冷啊。”安娜笑着说道。

“嗯,是啊。”

“你真是位慷慨的先生。”

利威尔挑起眉,“什么让你这样想?”

“你应该不认识那对母女吧?”她对这位已见过数次的客人说,“那件衣服可不便宜啊。”

男人仰望头顶明净的碧空,自他口中呼出的温暖气体一团一团地飘散。两个小孩嬉笑着跑过去,消失在转角。

 “二十年前的今天吧,我也像那个小鬼一样,”他娓娓道来,“极其渴望得到礼物。”

“于是今天就送了?”

“啊。”他呢喃,“也不全是。她挺像我儿子。”

“艾伦吗?”安娜记得那个被男人带来几次的绿眼睛小男孩。

“嗯。那倔得像头牛的样子。”

“怎么不把礼物送他?”

“艾伦以后有的是这种礼物,”他顿了下,“这小鬼可能就只有这份了。”

“这样啊……愿上帝保佑你,善良的先生。”

 “谢谢。”

嗡——嗡——

衣服里传来不合时宜的震动声。

“请问是艾伦•耶格尔的家长吗?我是他的班主任苏珊。请你尽快赶到席娜第一医院!”

医院里无论什么日子都一如既往地人满为患。就像有个什么结界,将这个可怖的空间与外面愉快的圣诞气氛隔开。

“要再迟点这孩子的脑子就该烧坏了,你这做老师的是怎么回事啊。”女医生对苏珊责备道,“还有你,身为家长连孩子高烧都不知道吗?”一旁正叼着第二根烟的利威尔停下了踱来踱去的脚。

“我会注意的……”一头红色卷发的肥胖女人挠头讪讪笑着说。

“我能进去看艾伦了吗?”男人蹲下,将烟头摁熄在地后,扔入一边的垃圾桶。烟头撞击桶壁发出沉闷的金属响声。

“不行,还要再检查。”医生说罢,便转身离开。“有事去三楼找我。”

“啊。”他应着。

“利威尔先生,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

晚上八点的医院又多了几个病人。医护人员匆匆地从电梯里提出躺着人的担架,放上移动推车。塑胶车轮在地面滚出的声音在静静的走廊里显得格外响亮。

“咳咳,”苏珊清了清嗓,“艾伦在学校很乖,上课认真,作业认真,成绩也是名列前茅。”

利威尔坐在苏珊旁边,直直看着她。被那双锋利得像要飞出刀来的眼看得发毛的苏珊掏出纸巾擦了把冷汗。

“只是,艾伦总是有点闷闷不乐的。朋友也总是只有阿尔敏,我问他是不是有人欺负他,他只摇摇头。”

“他好像不那么愿意跟别的小朋友一起玩。这在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中是不正常的你知道吗,利威尔先生?”

“他不愿意那也没法。”男人看向苏珊身后的走廊尽头。检查太久了,让冷静如他都不安起来。

“好吧,你先听我说完。”注意到视线不在自己身上的苏珊放松了点,但她也对男人如此心不在焉的样子不满。“作为他的父亲,你该多关心他,而不是只顾工作。”

 “……他这样说?”若那真是那个对他不理不睬的孩子的要求的话,他就真该去感谢一下圣诞老人——为这期盼已久的礼物。

“不,当然不是。”苏珊否定。“我只是觉得你太不把这孩子当回事。把10岁的小孩就这样放着不管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你不看看那些街上的少年是怎样误入歧途的?”她感觉这个父亲简直不可理喻,有这么可爱乖巧的孩子他还有什么不满的?

利威尔叹了口气。

“不是我不关心艾伦,而是那小鬼故意躲着我。”“我并不是他亲父,他跟我住也才一年不到。”

“况且之前我还打了他。”

“他是不愿接纳我。”

“那就更该多关心他啊!小孩子闹脾气不是很正常的吗?”苏珊声音有点大,路过的人都向他们看过来。“其实艾伦并不像你想的那样讨厌你。”

广播里正在一遍又一遍地传唤某医生。

她看了看手表,对利威尔说:“都半小时了,也该检查完了。你先去病房看看他,我去办剩下的手续。”

“啊,对了。”苏珊在走廊尽头回头,“圣诞快乐,先生。”

“圣诞快乐。”

街道上的灯光自窗帘缝隙中透出,洒落在病房的地面上。房间里只有一盏小小的台灯在病床前的小桌上亮着。利威尔坐在床边,削着手上的苹果。苹果皮被放在桌上的盘子里。他不时看看床上缩成一团的被褥。好吧,艾伦貌似不愿意看见他。

“你是自由的。”他又把那长长的,将要碰到地面的果皮削断,放入盘中。

“尽管我们名义上是父子,但你没必要担心什么。”

“成年后你自然可以搬出去,过自己的日子。我也不会再过问你的事。”

“圣诞礼物,”他翻转了一下那个削净皮的水果,斟酌了一会儿,“我忘了。”

利威尔一口咬下去,清脆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又一口。床上的人动了下,布料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又一口。苹果在空气的作用下渐渐泛出黄褐色。他站起来,打算将果核和果皮倒入门边的垃圾桶。

一只小手迅速从被褥里伸出,死死攥着他衬衫的一角。微弱的振动感传来。

“不要走……”艾伦从被子里露出脑袋,两只哭红了的眼睛直直看着愣住的利威尔。“你讨厌我吗,利威尔先生?”

“那个时候我知道是我太任性了你才揍我的,我后来都有做个好孩子啊……”

“为什么你总是不回家,总是不愿看看我……你是讨厌我吗?”

艾伦拉着利威尔那只空着的手,把从枕头底下拿出的几张纸币、几个硬币塞进利威尔手里:“利威尔先生,我不知道你一个小时能挣多少钱,但我想和你呆一个小时……这是我向苏珊女士借的……我没准备圣诞礼物,对不起……”

利威尔把零钱放在桌面,把艾伦的脑袋按向怀里:“这是最好的礼物了。”

“是吗……”艾伦不太明白,“那明天你能陪我一个小时吗?”

“当然。”他把艾伦又搂紧了点。

窗外,雪花在悠扬的圣诞颂歌中翩翩起舞。圣诞树上的灯饰一闪一闪地庆祝节日的到来。家家户户暖黄色的灯光和着白雪皑皑的街道,映得小镇就像个点满生日蜡烛的奶油蛋糕。

圣诞快乐。新年快乐。

      
后记:

感谢看完了这篇拙作的你!

要说这是给利威尔的生贺会不会太迟了点?好吧,不论怎样还是在过年前写完了\^O^/其实在撸完活动文后一段时间里都不打算写什么了,不过……上周又被口语测验的材料开了脑洞!那个问他爸爸一个小时挣多少,借了他爸10刀说想让爸爸陪自己一个小时的孩子真是天使!!!!不得不去想一下利艾的情景(๑′ω`๑)

除了那个小故事外,还受了米太太《SO_far》本子的影响。以为艾伦不喜欢自己的,有点郁闷的利威尔先生。这是个关于因意外事故失去双亲的艾伦被远房亲戚利威尔收养的故事艾伦在葬礼那天死活不愿跟利威尔走,于是他便揍了艾伦。艾伦有段时间不愿意理他然后他就自我悲伤了去……这样的故事(。・ω・。) 

为什么我总是写10岁的艾伦……因为十岁什么的不觉得更好推倒吗!?让利威尔收养10岁的艾伦更好实现光源氏计划!【喂

于是最后还是那句:兵长生日快乐,大家新年快乐(๑′ω`๑)

评论
热度 ( 1 )

© FOR F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