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CP洁癖。

月猴

2013.11.22

*献给好战友阿又又又又又
*感谢马陆带来的A4世界
*《月猴》:http://www.u17.com/comic/24423.html
*r18在比较靠后的地方,第一次写所以这只是肉渣_(:з」∠)_
*ooc有,文笔是什么能吃吗。【喂
*能接受就看下去吧o(*≧▽≦)ツ 
*HE


00

世界是平的。
一片漆黑。
沟壑纵横。

01


你见过深海鱼吗?对,就是那种头上吊着个灯泡的丑陋鱼类。
他们觅食的模样你见过吗?瞪着呆滞无神的眼睛,在一片漆黑的深海如死物一般缓缓浮动,等待着那些趋光的猎物一点一点靠近。
然后,突然开合大嘴将其吞噬。


雪地上燃烧的柴火发出“ 啪啪 ”的响声,声音在这寂静的林中显得尤为响亮。微弱的篝火摇晃着,因那被雪打湿的部分木头有即将熄灭的迹象,但还是能勉强照亮其附近的事物。

地上一块块半干的褐红血迹,还有一些看起来像人类内脏、骨头的残骸。又有一颗面目狰狞的头颅被扔过来,带过的风让暗淡的火焰摇动得更厉害了。

“啪”的一声后,又有一块木头熄火。

篝火微弱的红光在巨物的身上舞动着身姿,在它那比人头还巨大好几倍的双目中微微晃动。它正专心啃食着手中的肉块,满手血污。似乎是久久未进食,对眼前食物的专注让它忽略了身后黑暗中的少年。

少年穿的厚重棉衣上沾满雪渣,有的地方还凝结着褐红的污渍。他不动声色地抖了抖身体,似乎是为了甩掉那些挂在身上的雪渣还有刚甩到肩膀的大肠。但手上的、身上缠着的一圈圈老鼠毛发制作而成的绳索正紧紧地把他捆在枯树干上,让他无法达到目的。肩上大肠发出的腥臭味让他皱眉起了眉。

“……呸”无论如何挣扎都徒劳无功后,他不禁气急败坏地往身旁的碎骨啐了口痰。抬头向眼前的巨物看去。

巨物蚕食完毕手中的肉块,睁大巨目四处搜索猎物。它看见了黑暗中的少年。

金黄对金黄,火苗在各自的瞳中舞动。

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被篝火照得发红的猴脸,它正挪动前足向少年靠近。随即,少年放弃一般闭上双眼。

四周一片漆黑,风夹着雪屑在小小的空间内打转。

“艾伦,你给我回来。”裹着薄薄的毛毯躺在床上的男人朝掀开帘布的少年有气无力地喊道。多日没进食的男人皮包骨的脸上,眼眶深陷,嘴唇开裂,简直像一具干尸。“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向你母亲交代?”

艾伦放下帘布,重新把肆虐的风雪挡在树洞外。他走近正艰难坐起的男人,让他躺回去,边帮他掖好歪了的毛毯边说:“汉尼斯大叔,我只是到附近看看有没有老鼠之类的。很快就回来。”
 

汉尼斯还想在挽留一下,但出口的除了沙哑的“啊……”外什么都说不了。他只能握紧拳头,忍着大腿上的剧痛目送艾伦从视野中消失。

艾伦站在树洞外把帘布重新掩好,再堆上点干草。他走开几步往回看,那里跟普通枯木没什么不同。

“这样就没问题了吧……”他四处张望着,确认附近没人后围好脖上的围巾小跑着离开。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雪地上围着一群人,他们似乎在吵着什么。风自上而下飒飒地刮,把声音都刮没了。

艾伦趴在巨石后,把头上的风帽又往下按了按。谢天谢地,若不是这身灰白色的衣服,他早就被发现了。

“你他妈竟然敢碰大嫂?!”风向渐渐变了,向艾伦吹来。坡下人群的声音渐渐能听清楚了。

“碰了又怎样?我他/妈就是碰了你能怎样?我就是操了她你又能怎样你这孬种说个屁!”被围在人群中的其中一个男人嚣张地指着另一个男人。

被指着的男人,神情激动,只见他迅速举起手中锋利的镰刀,向那个侮辱他的人砍去。鲜血从男人身上喷涌而出,溅了凶手一脸,也溅了围观的人一身。“败类!”凶手边骂着,边走近呻吟着的男人。

“去死吧!”他骑在呻吟者身上,一刀又一刀地砍下去,没完没了。

鲜血混合着肉屑随着刀锋飞洒在雪地上,那人的脸不一会儿就已血肉模糊。“起来吧,时间过了就不好储存了。必须赶紧腌制好。”一位戴黑头巾的老者走近男人,说。

男人听后拿着粘血的镰刀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向一旁走去。看见男人离开的围观者立刻冲向尸体,举起他们手中的工具,开始拆分工作。他们用铁锯,用小刀,用斧头,一点一点拆卸着那肢体。殷红的血迹在雪地上流淌,下渗。

艾伦捂着嘴,紧紧盯着坡下。尽管这种事五年来见得不少,但他还是觉得恶心。远看,那群黑压压的人根本就是饥饿的豺狼,不顾一切蚕食同伴。艾伦从未出去狩猎过,自离开西甘席娜以来,都是汉尼斯带食物给他。每次艾伦反对时,他总用不容置疑的严肃口吻说:“你不能出去。”

但几天前,或许是几周前,艾伦已经数不清是过了多少天了,毕竟这天自地震以来就没亮过。“艾伦,帮帮我”汉尼斯拖着满是血的右腿和一具尸体回来,“来不及肢解,有人来了。”说罢,就倒在洞口。

在汉尼斯身旁躺着的尸体,下颚处有一道长约一尺的伤口,血块凝固在伤口上,触目惊心。艾伦把僵硬的尸体、晕倒的汉尼斯拖进小小的树洞后,给汉尼斯脱下衣裤,包扎伤腿。尸体就随便放在地上。他不太愿意看死人那副像是诅咒他的惊恐模样。他从未分解过尸体,他也不那么愿意去把一个人肢解成肉块。虽然他已经学会接收这种肉类三年。

“……”艾伦维持原样趴在石边,看着他们把尸体一点点分解,装进麻袋。地上只剩一颗面目可憎的头颅。“留下个头也好……快点走啊……”他握紧冻得有点失去知觉的拳头低声道。

“哟,小朋友在干嘛呢?”

02

“啊哈哈,我也只是去抓老鼠而已,谁知道竟然找到这么个细皮嫩肉的孩子!”爽朗的女声响起。

艾伦慢慢睁开眼,后脑的剧痛又让他眯起了眼睛。

“我能吃了他吗?”另一把略微稚嫩的女声询问着,“水煮的话一定很好吃!”

眼前的暖黄色氤氲成一片,一切都看不分明。艾伦又摇了摇头,努力甩开那片浓雾。

“这他妈脑子还好吧?买出去会不会降价啊?”金发男人走过来,捏着艾伦的脸向身后的女人询问,

“是不是你下手太重打傻了?”

艾伦被脸上的恶心触感刺激得完全清醒过来,他猛力摇开对方的大手并向前拱了一下死死咬住对方来不及收回的手指。被咬住的男人先是吓了一跳,随即,脸上的表情转为厌恶与愤怒,“妈的疯狗!”边喊着边用膝盖撞向艾伦的腹部。

“唔……”被踢了几下的少年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但依然不放口,估计是不把手指咬断不罢休。

一旁的女人看不下去,走过来把手往艾伦软颚掐下去让他松口,埋怨着:“虐待食物可是会让肉质变差的*,到时候罗丝的商人给少了钱你负责?”听到女人责备,收回手指的男人最后只愤愤地骂了句“算你好运!”便走开了。

女人的手依然掐在艾伦脸上,她挨近艾伦,在他耳边说:“小朋友啊,要怪就怪这个世界吧,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说完,她又拉开距离,放开掐得少年脸上生出红印的手。她朝因无法闭合嘴而流出唾液,双目圆瞪怒视她的少年微笑,“一想起这双漂亮的眼睛要消失了就觉得可惜啊……”。

艾伦扭头把唾液揩在肩上,愤恨地向她吼叫:“你们这帮披着人皮的禽兽!”
         

站在离艾伦稍远处的少女仰着头,颤抖着指着树顶的满月:“那……是月亮?”

“满月”瞬间如蛇般盘旋而下,吞噬了树下的少女。

艾伦能感到巨物喷出的湿热气体在他脸上凝结成霜,腥臭湿热恶心。“要吃就快点!”他紧紧闭着眼大喊道,“磨蹭个屁啊!”

但等了一会儿,想象中的疼痛没到来。闭着眼的艾伦只听见空气被锐利物体划破的声音、巨物嚎叫还有巨物逃走四肢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啪沙啪沙”的声音。睁开眼,巨物已经消失在视野中,取而代之的是火光中手持十字弓站在一片狼藉地面上,看向枯木林深处的男人的背影。利落的短发和衣服边角的流苏随着寒风飘动。

艾伦看得有点愣住,几乎忘记自己还被捆绑着的事实,“你是谁?”

篝火堆最后一丝摇曳的火苗也在“啪”的一声后熄灭了,只留下火星明灭的柴堆和一片漆黑的枯木林。


冰雪初融,小草悄悄地从道路旁薄薄的雪中钻出来。

“艾伦,多穿点!”卡露拉把她新织好的羊毛衫套在艾伦头上,“现在还是很冷的,感冒就麻烦了。”再从凳子上拿来一件灰白大衣,严厉地看着只到她腰间的倔强男孩说:“不穿就别出去。”

艾伦边一脸不耐烦地嘟囔着“知道啦知道啦穿就是了”边胡乱套上衣服。

“早点回来,午饭是你爱吃的牛扒!”卡露拉站起来,向匆忙跑出门的艾伦喊道。

艾伦头也不回地对离他不远的好友喊着:“等等我阿尔敏!”声音之大把卡露拉的喊话完全盖过去了。

卡露拉边无可奈何地向坐在一旁看书的格里沙抱怨道,“你就不能管管你儿子吗?”边穿上围裙。

格里沙抬起埋在古籍中的脑袋,推了推眼镜,说:“艾伦还小就先让他玩玩吧。”说完又重新投入书海的怀抱。

“好吧好吧。”卡露拉走向通往二楼的楼梯,叹了口气。
     

大雪夹着寒风猛烈地席卷大地,都快把地面刮起一层皮了。 一片漆黑的树林深处,一间小屋亮着暗暗的灯。   

艾伦把手夹在腋下,缩着身体冒雪朝树林深处的小屋走去,“我,我回来了……快开门!”这天气把他冷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屋内响起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嗒嗒嗒”地敲在艾伦心里。门“咔嗒”一声打开,围着围裙的女人一下子抱住只到她肩膀的艾伦,“你去哪了你这不省心!!”她脸上尚有未干的泪痕,“谢谢上帝……你要是出了事我要怎么办……”她匆匆把艾伦拉进屋内后便关上门,拴上几道锁。      

艾伦把挂在衣服内侧的袋子取出,放在木桌上,向坐在一旁擦泪的卡露拉说:“妈,别哭了……看,我捉到几只老鼠!”被麻绳扎紧袋口的袋子此刻正在桌上抖动,估计是稍暖的室内让里面冻僵的生物恢复了力气。

卡露拉向艾伦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她把双手搭在艾伦肩上,看着他的眼睛,说:“都这种时候了,你就不能听妈妈一次?”

“但是……家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是吗?之前储备的食物不是都已经吃完了吗!”艾伦大大的金色眸子直直看着眼前憔悴的卡露拉,“我,我也只是想为家里做点什么……”说着,用袖子胡乱地抹了下眼泪。

 卡露拉把艾伦按进怀里,轻轻地抚摸他被雨雪粘湿的褐发,“艾伦啊……那些事我和你爸爸会解决的……你就好好呆在这里……离地缝远远的,离吃人的坏蛋远远的,离危险远远的就好……”
     
黑暗,除去黑暗还是黑暗。地上是厚厚一层终年不化的冰雪,寸步难行。男人背着孩子在这漆黑的雪地上奔跑,只为远离后方传来的嘈杂声响,远离他无法面对的危险。

孩子在他背上不断捶打,挣扎,哭喊,但男人丝毫不放慢速度,一深一浅地把脚踩进去、抽出来。“放开我!你这混蛋你放开我!”孩子又一拳打在他头上。

男人把孩子扔在雪地上,气喘吁吁地喘气。他走到哭泣的孩子旁,一手捉住他的手把他拉起来,“艾伦,听话。”孩子用拳头打他,被他轻易挡下,“为什么你不救妈妈!”寒风把他脸上落下的泪凝结,“明明能够做到的!”

“对不起……我……我没那个勇气。”男人低下头,抖动肩膀,“尽管我救不了所有人,但至少要把你带走。这是她最后的愿望。”说罢,他强行拉着孩子走向黑暗深处。

“喂,你要睡到什么时候。”沉稳的声音在艾伦上方响起。

03

熄灭的火堆被重新点燃,火堆旁刚凝结的冰又融成细流渗入地下。

艾伦盯着坐在篝火旁削木条的利威尔,对方专注地一下又一下把木屑削落在火堆,火燃烧得比刚刚更为猛烈。“你是谁?”艾伦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问男人这个问题。男人救他后一直不愿意解开他身上的绳子,饥寒交迫之下他便昏睡过去。

男人回答:“利威尔。”

“你是跟他们一伙的吗?”艾伦又问。

“不是。”利威尔专注手上的工作,不看他。

“那帮我解开手上的绳。”艾伦向利威尔挪近了点,向他示意手上的毛绳。

男人端详着手上已然削好的木签,放下,又拿起另一个支不知哪来的黝黑木条削起来,“没人能保证你是安全的。”他又一次无视了艾伦的要求,“没人知道你在想什么。”

艾伦滚到一棵树旁,靠着树支撑自己站起来,“我要回家,有人在等我。”脚上的束缚让他只能蹦跳行走,“唔……我能回去……”臃肿的衣物和连日的饥饿让他每跳一下都气喘吁吁。

蹦了约十来米后,他摔在雪地上起不来。一支木箭从他头上飞过,刺在离他不远的老鼠腹上,一击致命。

利威尔走过来,左手吊起老鼠尾巴,右手拽着艾伦衣领往回走。“小鬼,别挑战我的耐性。”

利威尔从他带来的麻袋里拿出肉块,把它们用刀割裂成小块后串在木签上。然后又将老鼠开膛破肚,掏出不能吃的部分,拔毛后穿在另一根木签上。最后用小块毛皮擦干净刀身,将刀插回刀鞘。

整个过程没人说一句话。艾伦在等机会逃走,而逃走的第一要点就是先保住性命。直觉告诉他利威尔短时间内不会杀了他,毕竟看起来他的袋子里还有为数不少的肉。当然……没人知道利威尔会不会心血来潮先把他腌制成方便储存的肉干……

“咕噜咕噜……”艾伦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响起。

烤肉飘来的香味钻进艾伦的鼻腔,他翻了个身,背向拿着烤肉串的利威尔。

眼不见心不烦。

“喂,”利威尔走近缩成弓状背对着他的少年,用脚踢了下他的肩,“转过来。”

“不要。”少年背光的脸上看不见表情。

“一、二……”利威尔蹲下身,把竹签在艾伦头顶晃来晃去,香味也飘来飘去,“还是说你不吃人肉?”利威尔咬下木签上一块肉。

艾伦翻滚着离开利威尔的脚下,坐起。“我要你吃的那串。”艾伦的铜铃大眼瞪着利威尔,“我要松绑。”

“我不杀人,信不信由你。”他又加了句。

利威尔让艾伦叼着他咬过的那串烤肉,掏出匕首挑断了艾伦的手、脚上的毛绳。

艾伦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男人把匕首插回刀鞘,他走回原来的位置吃他那串老鼠肉。

肉油的香味在艾伦口腔内回荡,嗯……不是人肉,比老鼠肉好吃……

“月猴胎盘。”吃完肉把木签随手一扔的利威尔冷不丁地说道。
                 
“……”艾伦放慢咀嚼的速度,“夜豪(月猴)?”他嘴里填满了食物,两眼放光地看向利威尔。这死了的世界难道还有别的生物?

利威尔把剩余的木签捆起,放在一旁后,看向兴奋地看着他的小鬼,“一种猴子,喜欢在高处睁一只眼假装自己是月亮,是地缝里的生物。平日不多见。”

“是吗……”吞下最后一口肉,艾伦舔舔嘴。

利威尔把右手枕在头下,背对着艾伦躺在雪地上。他的帽子上用硬物制作的像巨大眼睛的饰物在火光下显得更为诡异。“也就是你刚刚看见的怪物。”

“……”

吃完就犯困。感到有点冷的艾伦往火堆靠了靠,躺下。利威尔躺在火的另一边。

“就这样睡下没关系吗?有人来了怎么办。”艾伦问。

“不会有人来,睡吧。”男人依然背对他。

“月猴呢?”之前遇到的怪物让艾伦心有余悸。

“之前那下够它瞎上半天了。”

“先生你好厉害……”艾伦感觉自己有点崇拜这位陌生的先生了,他有点踌躇地问出一直想问的问题:

“你不怕我杀了你?”

“没了我你能出去吗。”

“也是。”艾伦闭上了干涩的眼睛。
   
04

黑暗中,发亮的巨大瞳仁上映照出自己的模样,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艾伦睁大眼睛看向四周,擦掉额上的汗,看向背对着他的利威尔。后者帽子上的“眼睛”让他不由自主地向后挪了点,“你的帽子很渗人啊……”

对方转过身,走向坐在地上的少年,对他伸出手,“ 面具,据说可以吓退攻击后背的野兽。母亲用打磨好的贝壳串珠做的。”用着毫无起伏的表情和语调。“白天了,走吧。”

少年边握住对方的手边用另一只手撑住雪地站起来,“嗯……”

少年艰难地跟在男人身后攀爬陡坡,不常出外的他显得体力不支。但眼前的男人似乎没有等待他的打算,依然维持原来的速度行动。

“我……我说你等我一下好吗……说送我回去的不是你吗……”艾伦喘得都不能好好说话了。从坡顶吹下的风让他担心利威尔会不会听不见他的话。“等我一下……”

男人右手攀着块突出的石头,像下方的艾伦伸出左手,“就你这种体力还打算活下去吗?”

“呼……呼……要你管……别!别放手!”男人松了松捉住少年的手,艾伦立刻喊起来,“拜托了……”回头看,脚下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喂,快点。”利威尔到达坡顶,“别磨磨蹭蹭的。”他看向远方起起落落的山群。

艾伦费力地爬上来,再用手撑着地面站直,说:“利威尔先生,我不叫‘喂’好吗?我是艾伦,艾伦•耶格尔。”对方的态度让他有点生气。

“……”利威尔回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正在拍掉身上雪渣的艾伦,“你今年几岁。”

“15岁,”他继续拍衣服,“那时候我十岁,都过去五年了。”确认都清除干净后,他看向天边那条白线。“太暗了,点火吧?”

“你想变成靶子吗。”利威尔沿着右边的小道走去,“有光带就够了。”雪靴踩在裸露的岩地上发出“嗒、嗒”的声音。

“……这我当然知道。”艾伦有点逞强地回答,边跟着利威尔在坡顶行走。

“地震后,昼夜交替的节律并没有变,只是光源变小了。白天时,远处那道白线比夜里宽,天就亮了。”利威尔边走边说。

艾伦用余光看向天边的白线,说,“这样啊……”五年来没怎么出门更别说爬山的他对这条白线的存在有点陌生。

“白线是环绕世界一周的连续光带,通过它被远方山峰切割出来的短点,可以辨认方向。它是时间和空间的双重标志。”

“哦……”艾伦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只能附和。

“那是旅行者的生命线。这些你都该记着。”利威尔突然听下脚步,让来不及刹住脚步的艾伦一个趔趄,“到了。”

坡下空地上的血迹、残骸被新的冰雪覆盖了大部分,但还是能勉强辨认出来。

“现在,你带路。”

 

到处是枯木,一棵连着一棵,脚下是向四周无限延伸的白皑皑的雪地。不断重复的景象,毫无变化起伏的景色。一如艾伦身后男人脸上的表情。

“利威尔,送我回去对你有什么好处?”走在前头的艾伦问。

“你在害怕吗。”传来的是利威尔听不出感情的声音。

“那是当然的吧,这个残酷的世界……”他想起了卡露拉,“你要吃我吗?”

“不会。”利威尔四处看了看,“到了吗。”                

艾伦继续走着,“快到了,就在林子尽头。”他的脚步加快了点,“我叔叔在那里……看见了!”艾伦向一棵树干比其他枯木略粗的枯树跑去。

“汉尼斯大叔!我回来了,带了肉回来……”他掀开帘布高兴地喊道,但黑暗的树洞内并没有回答他的声音。

艾伦颤抖着,钻进洞里:“汉尼斯大叔?”

05

寒风伴着嘈杂的声音再一次灌满树洞内小小的空间,飒飒作响。

艾伦摸黑隔毛毯推了一下毫无生气的男人,对方一动不动。“大叔?”他颤抖地又喊了一下。

他把手伸向男人右方的黑暗中,摸索着,终于,他找到了寻找的东西:久未使用的蜡烛和火柴盒。他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抽出里面的火柴摩擦起来。一根,两根,三根,点不着。第四条,火焰随着“嚓”的摩擦声燃起,艾伦立刻将其凑近蜡烛。

火光下的男人形容枯槁,面如死灰。艾伦凑进他,把手放在他鼻子下方。接着又解开他的大衣将耳朵贴在他胸前。

冰冷僵硬。没有呼吸。没有心跳。

“呜……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他伏在尸体上啜泣,手紧紧拽着尸体的衣服,“汉尼斯大叔……对不起……”

只有微弱火光的蜡烛旁的一小块空地上用歪歪斜斜地的字刻着:

艾伦,活下去。


利威尔站在不远处一棵树下,看着暖黄的火光熄灭,少年从树洞里钻出来。他把带出的包放在一旁,扯落帘布,把冰雪一点一点地填进洞里,直到完全一点雪都塞不进去。

“走吧,利威尔先生。”艾伦拿起包走向男人,“离开这里。”

天边的光带依旧暗淡得让艾伦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跟利威尔走了多久,他也不知道利威尔要带他去哪。不过事实上他也不那么在乎,毕竟无事可干了。

没家人,没朋友。只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冒出来的月猴和阴险的人类,还有眼前一个脚步不停的陌生人。是把自己当作活人储备了吧?其实死了也没差……不对。

利威尔停下脚步,指向远处沟壑纵横的山群,“那块凹下去的地方是特罗斯区,我要到那边找人。到时候你就在那边住下。”

“特罗斯区吗……”艾伦看向男人所指的一片漆黑之处,“那这袋子糖就给你吧,就当做报答。”艾伦向已到达坡底的利威尔喊道。

艾伦跟着利威尔绕着山边的曲道一直走一直走,两人一路无言。时间这种东西大概从五年前就被人们丢进那深不见底的地缝中了。

当利威尔对他说天已经黑了要休息时,他没什么实感,还说着可以继续走。当然,他劳累过度的腿已经开始抗议了,脚一软就整个人摔在走在前头的利威尔身上。

但让艾伦奇怪的是利威尔倒没说什么,背起他就直直走进山腰一个洞穴。

“利威尔,放我下来,我能走。”艾伦有点窘迫,“我还不至于要人背着走……”都这么大个人还让人背感觉真不是一般的诡异,更让人难堪的是背他的比他矮小。艾伦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有点热。

“你是想喂月猴还是想喂路人?”利威尔把他放在洞穴的地上,接着放下挂在身上的布袋。“你呆着别动。”说完又走了出去。

柴木上的火光在漆黑发亮的洞壁上摇曳,照得整个山洞都亮堂堂的。利威尔帽子上闪闪发亮的“眼睛”让站在他身后的少年渗得慌,又一滴冷汗从他额上滴落。

利威尔带了一大捆枯树枝回来,还捉了一只肥大的老鼠。“越靠近人类群居的地方,食物就越多。附近应该有村落。”说着便坐下像昨晚一样削肉签,烤肉。

也像昨天一样给了艾伦一串月猴肉。

吃完后,喝点雪水,躺下。艾伦翻来覆去睡不着。他依然想不明白这个看起来面瘫的陌生人要干嘛,

“是这样啊……活体储备粮……”他想起多年前家里养的猪,家人总是让猪吃各种各样的食物,喂得它又肥又壮。然后某天,被人一刀刺下去,放血,分割。

“艾伦,活下去。”汉尼斯说。

“艾伦啊……妈妈只有你了……”妈妈。

“活下去。”格里沙说。

脑袋里全是回音、文字、一个个人的面容,他们全都说着“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的话。艾伦站起来,取出袋子里的刀。那是汉尼斯以前狩猎用的,他总能痛快地把它刺入猎物颈部的大动脉上。艾伦持刀慢慢靠近躺在离他不远处的男人。

利威尔右手枕在脑后,背对着他。没有醒来的迹象。

艾伦颤抖着,双手握紧刀。手上的冷汗让刀柄握着有点滑,他又握紧了点。

闭上眼,用力刺下去。没有刺下去的实感,没有喷溅起来的血液。

啊,原来手被捉住了。艾伦睁开眼。

“艾伦,这样可杀不了人。”对方的右手稍稍使力,艾伦便放开了刀。

金属掉在地上发出“锵”的一声

少年晕倒在地。

06

我怕死我怕死我怕死所以我搬到了p站id=3674313


07

利威尔这个人,尽管很强,强到能猎杀月猴。但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

还不如说见过他的人都被喂猴子去了,要不就是变成他袋里的干粮。

他一直都知道世界是残酷的,人类自诞生以来就不是什么干净的生物。现在地面的自相残杀从一开始就存在,只是地震让人们残杀多了项正当的理由:我是为生存而战。

在五年前,他是席娜区地下城的混混,大部分人都认识他且对他闻风丧胆。当然地震后来他们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死绝了。没死的被利威尔看见后也就地正法了。

他能毫不犹豫地一刀刺入孕妇和孩子胸前,就像他们能毫不犹豫地在黑暗中暗算利威尔。他也学会了在雪地上点火引月猴吃掉躲在黑暗中的人,毕竟月猴惧火,不敢靠近火堆。月猴跟他到哪,哪就有肉吃。两者一直是互利共生的关系。

这种一人一猴的状态一直维持到利威尔遇到艾伦那天。

那天的上午风大雪大,视野一片阴暗的白茫茫。但中午雪就停了。

他站在高地上,看向下方的人堆。少年被被绑在在人堆附近的一棵树下,眼神凶恶地死死咬住一个壮汉的手指。暗金色的眸子在篝火映照下熠熠生辉,色泽变幻。感觉有点像一直跟在身后的月猴。

月猴不断靠近,多日没进食的它越过利威尔跳下高地,在篝火前享受人肉盛宴。最后它甚至还想把少年也吃了。

利威尔立马跳下去给了月猴一刀,后者嚎叫着逃离。转身,发现那前面正盯着他,“你是谁?”

他不信一见钟情,从来就觉得那些话剧里的剧情很无聊。尽管这样,但他还是有那么点在乎眼前呼呼大睡的孩子。         

谁知道怎么回事呢,他就觉得这孩子对他胃口。以往他可是那种不管别人死活的冷酷家伙,但现在简直是保姆。喂食擦身穿衣盖被,啊,保姆可不会猥亵青少年。

 以监护人身份带走的话没问题吧。

雪原上的风比几日前小了许多,雪已经停了。

“你要把我卖掉吗?”艾伦把下巴搁在利威尔肩上,问。男人后脑的碎发在他鼻子底下晃来晃去,让他想打喷嚏。

“你就那么想被卖?”  男人背着少年,绕着巨大的地缝行走。

“怎么可能啊……特罗斯区不是贩卖人口的地方吗……”汉尼斯大叔好像这样说过。

“打哪听来的?”跳过眼前一条不大的岩缝,“只是个草食者的聚居地。”把有点下滑的艾伦往上抬了下。

艾伦把脑袋埋在男人颈间,摇头蹭他,“我不去可以吗……”

“那好,你跟我去泰泽。”利威尔停下脚步,转过头向身后的艾伦说。

“嗯……”艾伦抬起头,红着脸轻轻啄了一下男人的唇。

“还不赖。”

08
    
“泰泽是哪?”

 “世界的尽头。”

 “光带?”

“算是吧。”

于是利威尔和艾伦开始了他们去往泰泽的蜜月之旅。(无雾)        

泰泽有什么……啊,这种事怎样都好,反正两个人在一起一定会有好事发生的。

你说那里有龙?管它呢那种无足轻重的事我不记得了历史也不会记得的……

月猴?月猴当然还是跟着他们的,毕竟是利威尔的宠物嘛。
        
         

end.
注:应激会导致动物产生PSE肉和DFD肉,肉质和口感变差,易于变质而不利于储存。
宰前短期应激可导致PSE肉,即肉色灰白(pale)、肉质松软(soft)、有渗出物(exudative),常见于猪肉。
长时间的应激将导致DFD肉,即肌肉干燥(Dry)、质地粗硬(Firm)、色泽深暗(Dark),可见于所有家畜


这个世界叫做A4大陆。【就是A4
为什么世界会变成这个样子请看马陆另一部作品《80天拯救世界》,再往前追溯世界观可以看《绘画学徒丽丽安》

_(:з」∠)_我知道我脑洞总是很诡异没救不需要药!【喂

评论
热度 ( 2 )

© FOR F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