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CP洁癖。

Mirage

2013.11.14

 献给好战友阿又又又又又

*人物名字用我喜欢的译名.
*此文不会有H,完全的清水.
*第一次写所以ooc是有的,文笔拙计。
*人物属于谏山创,我只有这篇文章.
*カゲロウproject(阳炎project)paro.这个虽然说是阳炎project但是跟阳炎的设定有较大出入.
*都能接受的人就看下去吧o(*≧▽≦)ツ 

00

客厅的桌子上摆了四碟菜,还有一碗鸡汤。油脂凝结成块状在汤上浮动。
“艾伦,快出来吃饭!菜都凉了!”卡露拉一下又一下地敲着门,“别闹脾气了!”
艾伦把头蒙在被子里,一声不响。
放在地上的风扇发出“哒哒哒”的声音不急不慢地转着,在这酷暑天气里丝毫没起到降温的作用。
敲门声停了下来。
“艾伦,为什么你就是不听妈妈的话呢?”门被推开的声音传遍了小小的卧室,“男孩子别总这样缩在被子里啊!”
艾伦皱着眉头猛地掀开被子不耐烦地喊:“都说了别来烦我!”

身后谁都不在。

通体黑亮的蛇蜷缩在床边,正用那红色的小眼凝视他。


“哈啊、哈啊……”艾伦手撑在额上,喘着气。转头看了眼床头的时钟,跳动的数字显示时间是凌晨两点。
风扇还在旋转。
起床,开门。
光脚踩过地板上残留的水渍。
打开冰箱,拿出牛奶,开盖。
咕噜咕噜咕噜,冰冷的液体流经喉咙。一口腔的奶腥味。


01

天暗暗的,半开的牵牛耷拉在马路边上。
夏末早上的空气还是湿热黏糊得让人心神不宁。
远处橙黄的光一点一点从云层中透出来。
“……”艾伦抬起右手遮住开始有点刺眼的阳光,看着站台里蠕动着的人群,“人好多……还是坐下一班车吧。”
把头上的鸭舌帽拉低了点,疲惫地靠在巴士站牌下,闭上了眼。


九月的太阳依然兢兢业业地烤着这座城市,摇动的阳炎让视野中的景象都弯曲起来。  
早上九点的开学典礼,全校师生都聚集在礼堂听那十年如一日的“同学们新学期又开始了请珍惜时间努力学习”“高三学长学姐们要做好榜样再创我们A中的辉煌”之类的话语。
台下的同学们也一如既往地无视那些废话窃窃私语。

“艾伦,你又失眠了吗……”坐在艾伦后面的阿尔敏向前靠了靠“要不要去校医室?”
“不了……好困……让我再睡会儿……”艾伦摇晃着脑袋,努力地把身体固定在椅子上。“就几分钟……”
“好吧……艾伦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阿尔敏脱下外套盖在艾伦身上,以免他在空调大开的礼堂着凉。


解散时三笠捉住艾伦的手并说出“今晚我要去你家”,引得正在排队离场的同学们都不约而同地看向瞬间清醒过来并一脸窘迫的艾伦。

艾伦躲在一棵大树后,手撑在膝盖上喘气。
沙沙,沙沙,沙沙。
“艾伦,你知道我能找到你的。”
“躲起来没用的,你知道的。”
“艾伦,快出来。”三笠拨开离艾伦不远的一处草丛,“我只是想照顾你……”
趁三笠不注意爬上树的艾伦此刻汗如雨下,“谁让你照顾了啊……”

 “喂,这样很危险,快过来。”身处二楼的一名青年打开窗户,向在树上的艾伦伸出手。


02

大概是想熟悉一下环境或者找以前学校的同学之类的,新生中午都不在教室里闲着。
楼层内到处是走来走去的学生。
104班教室内此时只有三个人。

阿尔敏把罐装可乐递给艾伦,“给,你说的人我好像没见过呢。”
“这样啊。”艾伦边说边用力扯拉环。
一直在旁边沉默着的三笠拿开了艾伦手上的可乐,“别喝了,你胃不好。”眼神里透出浓浓的担心,“那个矮子新班主任有点问题,你别离他太近。”“这跟你没关系吧?别跟过来。”艾伦从三笠手中抢回可乐,快步冲出了教室。
三笠追出去,却发现走廊中来来往往的人中唯独没有艾伦的身影。
阿尔敏走过来,仰头对比他高出半个头的少女说:“你或许该让他……”
少女摇摇头,“不行,艾伦没有我一定会出事的。”
    
晴空万里,烈日把水泥地面烤得都能烫穿鞋底。
以往天台总是有一些情侣在天台做些见不得人的事,那里的地面总是一片狼藉。
但是今天却反常地,安静得吓人。风把竹竿上晾着的被单吹得哗啦哗啦地响着。
艾伦关上那扇摇摇欲坠的生满红锈的铁门。
拨开遮挡视线的被单,走向护栏,在铁栏旁边放下可乐罐。手撑在烫手的铁栏杆上,身体稍稍向前倾。
“天气真好。”

“艾伦,再晒就中暑了。”三笠推开门,拨开飞舞的被单朝艾伦直直走过去,“快回去。”

03

树上的蝉鸣此起彼伏,在中午寂静的校园中显得尤为刺耳。
简直是死前的大合唱,撕心裂肺的尖叫。
无比烦躁。
“三笠,不是让你别跟来吗。”艾伦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不是让你别管我了吗。”
蝉鸣和飒飒的风声大得几乎能掩盖艾伦那近乎自言自语的话。
三笠扯着艾伦的衣角把他拉离铁栏,“你知道这不可能。”
“你又不是我妈。”
午休结束的铃声把在地面跳来跳去的几只麻雀吓飞。
 “……艾伦,你讨厌我吗?不过即使你讨厌,我也不会就这样……”三笠拽紧手中的衣角,声音越来越低。
艾伦转身扯回衣服,一脸不可思议地说,“说什么啊?回去了。”
走到铁门边时,他转过身来,“还站着干嘛?”

“艾伦,我晚上能去你家吗?”
“不可以。”
“艾伦……”
三笠看着空无一人的楼梯。
“又是这样。”

04

干净利落的短发,偏矮的身材。以及一双能把人看出洞来的锋利眼睛。
透过叶缝的阳光细细碎碎地洒进室内,洒在青年身上。光柱里的尘埃缓缓浮动着。
全像是踱上一层薄薄的光。看不清楚。
“你是活不耐烦了?。”
“你哪个班的。”
……
“喂,你叫什么。”


05

9月2日,开学第二天正式上课。
第一节是班会课。
矮个子男人在黑板上写出那四个英文字母后便以“利威尔,你们今后的班主任,教数学。”结束了自我介绍。接着便是一整节课的大扫除。

一切都很正常,除了临下课那句“艾伦.耶格尔下课到办公室来。”
教室里那些讨厌的人也理所当然地闹腾起来,少不了马脸让的“艾伦你这笨蛋肯定又干了什么找死的事了吧哈哈哈哈”“马脸你得意什么!”于是艾伦也一个过肩摔把带着标志嘲讽笑容的让放倒在地。

艾伦不知道利威尔的办公室在哪,拿着支笔在走廊上踱来踱去。
攥着笔的手里黏黏的全是汗。
他知道无视那种神经质老师的后果非常严重,初中部时期薩莎就因为无视基斯老师叫她不要在体育课吃白薯的要求跑了一整节课。
问了一个路过的老师,他说办公室在B座三层。
“谢谢老师。”向摆着手离开的老师道谢后艾伦匆匆地走向B座。

站在办公室门口的艾伦把裤袋里的纸张拿出来,那是已经写好的五百字检讨书。
笔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他要我再补上几百字我就只能当场写以示诚意。
抬起手,敲门,“我是104的艾伦.耶格尔。”
“进来。”
艾伦开门后看到的是坐在办公桌后戴着眼镜头也不抬地看着文件的利威尔。

艾伦进去后利威尔只从抽屉里拿出一份通知让他明天把之前没交齐全的证件带回来,然后就继续看他的文件。
完全没料到的艾伦就拿着通知愣在那直到利威尔问他:“还有事吗。”
“没有……”艾伦把通知塞进口袋,快走到门时又折回来。
他睁着那双除了惊恐和小心翼翼外无他的眼睛,怯怯地对男人说:“老师,我今天下午要请假。”
利威尔终于从文件堆中抬起了头,对上了艾伦的视线。
艾伦看不明白那眼神。
“批准。”


06

估计是天气还是非公众假期什么的原因,这片山头一个人都没有。
到处是因久久无人打扫而积满灰尘的石块。
艾伦走过来的时候惊飞了正在啄食放在地上的蛋糕的几只麻雀。
卡露拉•耶格尔。
“原来你来了啊,爸。”艾伦看着堇菜和所剩无几的蛋糕低语。

“虽然很奇怪,但是新老师是个好人呢。”把手中刚买的堇菜放在墓前,“生日快乐,妈妈。”
艾伦坐在地上,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一年没见,您还好吗?今年我上高中了,也交了很多朋友。”
“虽然有时候会和三笠吵架,但最后都和好了。”
“最近有时候会梦见您。”
“爸还是没回来。”

“明年再见了,妈妈。”艾伦撑着膝盖站起来,又擦了擦碑上的照片。
退后一步,看了看堇菜。
“我会想您的。”艾伦背起包对着照片上的卡露拉笑着说。


“艾伦,过来。”
低沉又熟悉的声音。


07

艾伦在墓园门口看见了利威尔,这吓得他把手中的书包都掉到了地上。
典型的草食类看见肉食类的模样。
坐在车内的利威尔倒只是向艾伦招了招手,“艾伦,过来。”
“额,好。”麻利地捡起书包朝利威尔跑去。

因为墓园是建在山上的,所以要在这人迹罕至的附近找咖啡厅是简直天方夜谭。
于是利威尔就载着糊里糊涂的艾伦来到百里开外的咖啡厅“聊聊”。

不知名的音乐在室内缓缓流动,混着柔和的日光。
谈生意的谈生意,谈情说爱的谈情说爱,看书的看书,不同的人忙着不同的事。但大概是因为他们都努力压低了声音和那柔和音乐的缘故,咖啡厅里并不嘈杂。
但对于不常来这种地方的艾伦,对于不擅长和老师打交道的他来说,这里并不是一个好地方。
23℃的空调房让此刻的艾伦有点冷,当然让他感到冷的还有眼前这位散发着丝丝冷气的利威尔先生。 
桌上是两杯咖啡依然冒着腾腾的热气,桌旁两人依然一言不发。

“韩吉那奇行种又说便秘拉不出来,我看她肯定又去搞什么神经病的东西。”利威尔呷了一口咖啡后把陶瓷杯放回碟子里。
“额?”艾伦反应不过来。
手放在桌上一下一下地敲着,看向窗外下午三点半的阳光明媚的街道,“埃尔文最近大概也是拉不出,做事慢得要死。”
“……哈哈,想不到老师平时也这么能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艾伦只能这样干巴巴地傻笑着回答。
利威尔回过头来,看着他,“我一直很能说。”
被看得发毛的艾伦只能低下头看着杯子里的咖啡附和着:“是、是这样啊……”
说点什么吧……
“话、话说回来,利威尔老师为什么也在墓园?”尴尬得没话找话的艾伦又开始拿着勺子搅动着咖啡。
“……”
“老师?”
“探望老同学罢了,”利威尔拿起杯,发现咖啡已经见底,又把杯放回去,“他在战争中牺牲了。”
“这、这样啊。”艾伦又低头搅那杯咖啡。
没人说话。
尴尬。
咖啡都搅凉了。
好苦。
又放一颗方糖进去。

“抬起头来。”利威尔拿走艾伦手下那杯还漂浮着半颗未融方糖的咖啡,“看着我。”
艾伦把手上的勺子放在桌上,把他那本来就大的猫眼又撑大了点,直直看着利威尔。
“我能吃了你?”利威尔问。
艾伦摇头。
“我能卖了你?”利威尔又问。
再摇头。
“那你怕什么。”
“……不太习惯而已……”艾伦眼睛瞟向干净发亮的瓷砖地板。
“那就给我努力习惯,扭扭捏捏的像什么。”严厉沉稳的声音依然在耳边响着。
“是……”
“那好,现在我们谈正事。”
    
08

昨天那个是因为有人在找我,被发现就麻烦了。
谁?有点麻烦的亲戚而已。
嗯……对不起!不会再做这种危险的事了。谢谢您拉了我一把。

红眼病?才不是。
……一定要讲吗?
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

十岁夏天的某日,家里来了小偷。

他们刺伤了妈妈,还把我打晕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家里烧了起来,妈妈就躺在门旁边。我的手脚都被捆起来了。
就在房子快坍塌时,空间就像扭曲了一样,慢慢扩大、变形。
我们就像是被吞进去。
后来,我就在废墟中被找到了——毫发无伤的样子。
但是没人找到妈妈,连尸体都没有。

“然后我就跟大人们说是蛇带走了她,但是没人信我。”艾伦喝了口奶茶。
利威尔刚让人拿来的奶茶还暖暖的。
“继续。”
“说完了。”
“我指的是你的红眼病。”利威尔的语气里多了点不耐烦。
     艾伦额上的冷汗又多了一滴,“都说了不是红眼病。这是那时候的后遗症。”利威尔老师的表情真是吓人……“这个在这里说不明白,我们出去说。”艾伦从椅子上站起来。
     

09

将近傍晚的街道依然不减暑气,来来往往的人流让气温像是又上升了几度。
树上的蝉和附近商店播放的摇滚音乐也不遗余力地尖叫着。
利威尔此刻正站在书店旁的大树下里看着手表。
“……”五分钟了。
  
“久等了!”艾伦挥着手中的书向利威尔跑来。
眼尖的利威尔立刻发现——那是一本有着少儿不宜封面的杂志。
然后他一把抓住艾伦胸前的衣服,
“你就为了买这种书?”
被揪起来的艾伦边抓着利威尔的衣服边求饶,“不、不是的!好难过……利威尔老师……”
“那这是搞什么。”
“哈啊、哈啊……还以为要死了……让我组织一下语言……”
艾伦一手拿着杂志,另一手指着封面,“这是我在成人区拿来的。”
“所以?”
“没人发现我,老师没看出来?”艾伦把指向杂志的手指向自己的眼睛,“这’红眼病’‘就是这个意思。”
深红的瞳孔。
“以往使用这个的时候,没人能发现我。”
“为什您能看见我?”

10
六点的街上灯一盏盏亮起。
窗外的景物加速后退着。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艾伦看着窗外不发一语。

五点。
放学的学生和下班的人们把街道挤得水泄不通,呼出和吸入的都是令人倍感窒息的废气。
艾伦艰难地跟在迅速在人群中穿行的利威尔身后,满头大汗。
“怎么突然走那么快……等等我啊老师!”看着将要消失在视野中的利威尔,艾伦喊着。
    
艾伦挤出人群后看见的是坐在驾驶座上喊他的利威尔。
“送你回去。”

艾伦收回看风景的视线,看向利威尔,“老师,您不相信我吗?”
没有回答。
“老师?”
“安静。”利威尔直视着前方的道路,“明天带你去见个人。”
    
“谁?”

11

夏日里摇动着的阳炎。
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川流不息的车辆。
    
“艾伦,呆在这里。”
好的。
为什么不一起走?
“你太慢了,浪费时间。”
好吧。
    
13
    
9月3日。
天气预报昨晚说今天最高温是32℃。
到处是摇动的阳炎。

开着空调的教室就是很蒸笼一样的室外不同,有点冷的温度总让人昏昏欲睡。
艾伦在数学课睡着了。
正在讲课的利威尔把手上的粉笔精确无误地砸在流着口水的艾伦头上,痛得对方连连叫苦。
艾伦头上摸着头上被砸出的包,眼角带泪愤愤地看着讲台上抬起手正准备扔第二根粉笔的利威尔。

“擦干净你的口水,下课来办公室。”转身继续写板书,“翻开书20页。”

三笠咬牙切齿地看着走出门的利威尔,“我一定会让那矮子付出代价……”
阿尔敏有点无奈地扯着挚友的围巾,说:“三笠你先冷静……为什么这么讨厌利威尔老师啊……”
三笠回头,围好歪了的围巾,“他用粉笔砸了艾伦!……而且这样的矮子怎么能跟艾伦站在一起?!……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说完还不忘向利威尔离去的方向看了下。
阿尔敏捂着肚子回自己的课桌翻找胃药。

长廊的两边是擦得干干净净的玻璃,毫无障碍地让日光填满了整个空间。
艾伦两手空空地走在通往B座的长廊上,嘴里哼着《进击的巨人》的主题曲。
“天气真不错。”

艾伦站在办公室门前,正准备敲门时,门开了。
艾伦看着一脸阴沉地走出来的利威尔不禁后退了两步,抖着声音道,“老师,我来了……”
利威尔径直走向通往实验楼的长廊,“跟上。”

14
    
挂在墙上的时钟坏了,秒针走一格,退两格。
两人坐在沙发上。
“艾伦,你要自己选择一条不会后悔的道路。”
但是我怎么知道我会不会后悔?
“我也不知道。不论做出多么合理的选择,还是会留下遗憾。”
    

15

门旁的铁牌反射着光,亮得刺眼。
化学3室。

利威尔从裤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覆盖在门把手上。
扭动把手,“咔嗒”
“哟,稀客啊。”韩吉揭开脸上的护具,手中试管里的是依然猛烈反应着的不知名试剂。
利威尔看着一片狼藉的室内,浓烈刺鼻的气味让他皱起了眉。
把纸揉成一团,扔进脚边的垃圾桶。
“洗干净你的手,进去说。”说罢,径直走进实验室里靠左侧的一个房间。


艾伦不得不承认他受不了这刺鼻的空气,鼻子痒痒地总想打喷嚏。
当然,如果真打出来利威尔老师一定会杀了他。
还有,他也不得不承认被忽视的感觉不太好。
虽然以前都是这样过来的,但被人看见后还无视就超讨厌。
特别是跟你说会帮你的人。
啊,不对,他也没这么说过。他只是说要带你见个人。
坐在残破沙发上的艾伦摇了摇头。
为什么你要把你的事都告诉他?明明才认识了一天不到。
“为什么呢……”艾伦看着眼前用力扯着韩吉头发说着“奇行种你就不能干净点?”的利威尔喃喃着。

“嘿,你就是小艾伦吧?”终于察觉到沙发上的人的韩吉朝艾伦打了个招呼。

利威尔翘着二郎腿,双手放在沙发上,“韩吉,查到什么没。”
“嗯……暂时还没什么头绪。话说回来,让我先看看吧!你的那个超能力让我看看吧?”韩吉两眼发光地盯着坐在利威尔旁边一直僵直的艾伦,口水都要流到地上了。
“啊,好。”

坐在沙发上的利威尔看着两步开外正在“做实验”的两人。
艾伦一手拿着一本砖头书,另一手紧紧地攥着衬衫一角。 
韩吉则拿着摄像机对着艾伦“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地兴奋喊着,还一边上蹿下跳地找纸张记录着。
利威尔眼里的艾伦跟平常一样,没变大变小变透明。还是那个神经兮兮的猫眼小鬼。

韩吉食指指着电脑上的映像,对身后的两人讲解,“看这里,这是艾伦刚刚拿着的书。”

“它从艾伦手拿着的部分开始一点点消失,估计是以艾伦为中心向四周扩散的能力。”

“再看这里,我用手碰了一下刚才的位置,书又出现了。也就是说,那只是让东西变得’看不见’,而不是’消失’。”
镜头固定在有点窘迫的艾伦脸上,“艾伦,开始。”
碧绿的眸子瞬间变成红色,但艾伦并没有消失。
镜头一转,转向利威尔,再转回来。
艾伦所在处空无一人。

“这就是弱点。被一直盯着就用不了。”韩吉转身,看向利威尔,“当然,这只是对一般人而言。”


16

艾伦回到教室已经是第四节课将要下课的时间。
“报告。”艾伦敲了下开着的门后,在众人的注目下快步走向座位。

下课,课室里一直按捺着的同学们作鸟兽散。
也有不少人留在班里凑热闹。
“那个矮子没对你怎样吧?肉体或者精神摧残之类的有吗?”三笠一下课就冲到艾伦面前按着他肩膀问,“我一定要让他遭报应……”
整节课都在神游的艾伦一时反应不过来,“你说的是利威尔老师吗……欸?”
一旁看得咬牙切齿的让冲过来一把拽起艾伦的领子大吼:“可恶羡慕死我了你这家伙!!”
被让的暴行刺激得清醒过来的艾伦抓住让的手喊着“衣服要烂了!!!”
最后两人还是在围观的目光中扭打起来,而三笠只在一角碎念着“矮子去死”之类的话完全没注意到因她而在人群中心变得鼻青脸肿的两人。

     
艾伦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被夕阳映红的景色笑着说:“就是这么回事啦……”

红灯,等待。
利威尔向左看了看坐在身边已进入梦乡的少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有的地方还因为流血而粘上了胶布。
但是嘴上的弧度似乎在说:我很快乐。
绿灯亮起,利威尔把视线从艾伦的睡颜上抽离。

“臭小鬼。”


17

睡得迷迷糊糊的艾伦被利威尔叫醒的时候已是日落西山时分,太阳正斜斜地悬挂在天边。
夕阳余晖火辣辣地照在脸上,伤口热得发痛。
利威尔揭开安全带,向艾伦伸出手,“钥匙呢。”
艾伦这才发现他们的车正停在他家门前,便匆匆忙忙地把放在裤袋里的钥匙掏出递给利威尔。
利威尔一手拿走钥匙,一手打开车门,走向两级台阶上的耶格尔家门。
“咔嗒”钥匙被留在门上晃来晃去。
利威尔走回来,在车门处俯身对依然扣着安全带的艾伦说:“难道你就打算住在这车里?”
“把那几袋东西拿进去。”指了指放在后排用塑料袋装着的瓜果蔬菜肉,“我去停车,你做好饭等我。”
脑袋短路的艾伦只能看着他呆呆地点了点头。


惨白的灯光照在艾伦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上,映得他肤色也惨白惨白的。
白衬衫、白肤、白光。
眼前的少年就像要被这片白给吞噬消失一样,模糊起来。
“喂,艾伦。”利威尔不禁对正在洗碗的艾伦叫了声。
“什么事?”
唰……唰……
少年似乎没转身的意思,继续给洗好的碗冲水。
背光的脸,看不清表情。

    
时针指向7,艾伦把做好的菜放在桌上。
    
“遇到点事,迟了。”
出去半小时的利威尔终于回来了,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
“啊……这样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利威尔回来的艾伦看着他洗手,“菜凉了,我去热一下。”
“干嘛不开灯。”利威尔边擦手边问。
电视上的肥皂剧发出的光在少年身上变换各种颜色,光影交替。

艾伦笑笑,说:“平时的习惯而已。”


滴答,滴答,滴答。
没扭紧的水龙头一滴又一滴地漏水,滴到接水盆里,滴到艾伦心里。
滴答滴答,不得安宁。
艾伦把怀里的抱枕搂紧了点,眼睛直直盯着根本没在看的八点档家庭剧。
电视上婆媳两人又开始吵起来了,没完没了。
艾伦不敢看坐在身旁的人。,尽管知道对方完全没把他当一回事也完全不敢。

“去洗澡,早点睡。”利威尔收起资料,拿起衣服走向浴室。
一眼都没看呆坐着的艾伦。


18

电视上播放着无聊的肥皂剧,男女主角正在雨中接吻。
艾伦端着碗,紧张地看着利威尔。
后者正咀嚼着他做好的菜。
“还不赖。”男人吞下食物后面无表情地说。
艾伦笑着说,“太好了。”
他眼睛弯弯的像月牙。

19

眼前是自己的房间,月光和路灯光透过窗帘斜斜地照进来。
床前的电子时钟跳动着,“01:52”变成“01:53”。
艾伦叠好被子,下床,开门。
冰箱的灯光混着一团团气冲出来,直扑艾伦脸上。
拿出牛奶,开盖。
发腥的液体冷得牙疼。

“艾伦,”坐在沙发上的利威尔看向惊讶的艾伦,“大晚上不睡觉干嘛。”

“利威尔老师为什么不睡?”
“看电视。”
“说谎。”电视上只有一片黑白交错的点。
“……”
“为什么要来我家住?”
“监视你。”
“……什么啊……”
利威尔继续看着电视,光影在他脸上不断变幻着。
“利威尔先生,您讨厌我吗?”艾伦倒在沙发上,脸深深埋进手上搂着的抱枕里。
“……”
“老师……”
“……”
“电视有什么好看的……”把手伸向利威尔的位置,“……?”
什么都没有,空无一物。
抬起埋在抱枕里的头,看向身边的沙发。
真的什么都没有,艾伦惊恐地摸着毫无热量的沙发面。

“沙……沙……”一直只显示黑白雪花的发出噪音的电视机渐渐显示出画面。
一个人四肢扭曲的人躺在地上,四周围满了人。人群嘈杂的声音充斥着房间。
镜头摇晃着、慢慢地靠近了尸体。画面也越来越清晰,甚至能看见地面干涸血迹流出的纹路。
那人头颅裂开了,血液从他身体各处流出,放射状地像蛇一般蜿蜒爬行。
镜头越来愈来愈近,能看清容颜了。
睁大的碧绿双目,从五官流出的暗红液体都清晰地映在此刻艾伦的眼中。
突然,镜头一下子下降,观看角度由上而下,无限靠近了那张狰狞的脸。
一只手伸出,缓缓地、轻柔地抚摸着那沾满灰尘的褐发。

 “这都……什么啊?”艾伦难以置信地看着电视上的画面,“什么东西啊……”拿起遥控器准备关掉这令人不舒服的映像。
但是,怎么按都没用。
画面里,尸体下的血液向镜头流淌过来。蜿蜒着、一条又一条包围过来,渐渐变黑,液体表面也变成蠕动的磷片。
黑色的蛇,吐着信子,嘶嘶地混着血液靠过来。
被恶心到的艾伦急忙跑去电视旁的插座边上,想拔掉电源。
但是那插头根本就没插上去。
回头,发现蛇都在自家地板上,一条又一条地从电视里掉出,向着呆站着的他露出沾满毒液的獠牙。


20

再一次环视四周,透光的窗帘、不太干净的地板和床头柜子上不断闪烁的电子时钟。
不断闪烁的小点,由“01:52”变为“01:53”。
满头汗的艾伦抬手,擦了擦流到下巴的汗液。
跳下床,开门。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摸索房间的位置,摸索门的位置。
啊,找到了。

敲门。
没人。
再敲。
没人。

艾伦想再来一次的时候,门咔嗒一声开了。
门后的利威尔一脸阴沉地审视着打扰他睡眠的臭小鬼,肉眼可见的起床气不断飘散在空气中。
看见门后是一如既往的凶狠眼神,艾伦推开门,抱住了有点矮小的老师。
脑袋深深埋在他肩上,什么都不说。
利威尔把手放在艾伦一抖一抖的脑袋上,摩挲那柔软蓬松的褐发。
肩膀上一片温热。

利威尔就着淡薄的月光换下肩上一滩泪渍的衣服,再穿上一件衬衫。
艾伦脸上还留着泪痕,两眼发直地看着男人。
“……”艾伦一脸呆滞,看向窗外,“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是不是本来就不存在的……”
利威尔走到艾伦跟前直接一拳打下去,以毫不留情的力度。然后再一把抓起他的衣领,“清醒了没。”
艾伦摸着肿起来的右脸,睁大眼看着眼前的青年,“是、是的。”
利威尔放开艾伦,掀开艾伦身旁的被子上床,躺下。
因害怕缩在墙角的艾伦看着径自睡下的利威尔一动不动。
“在这睡”,过了几分钟,见少年毫无动静的利威尔坐起,看着床尾黑暗中那双满是疑惑眼眶发红的眼睛,“哭傻了还是吓傻了,听不懂?”接着用力把少年扯到身旁,“还是你在怀疑我的师德?”
“……”眼前那双充满危险的眼睛让艾伦立刻把回去的话咽回肚子。

艾伦睡不着。
脑子乱乱的,把最近发生的事都滚过一遍,再滚一遍。
“艾伦我不能放着你不管。”
“艾伦你要注意休息啊……”
“你这急着去死的家伙!”

“醒了吗?”
最后的是揪着自己衣服的利威尔。

太清醒以至于完全睡不着。
靠墙睡着的艾伦很想转身看一眼利威尔,但是又在害怕会被还醒着的男人再揍一拳。
艾伦摸了下脸,“嘶……”立马疼得倒吸一口冷气。刚被揍的地方和白天跟让胡闹时受的伤在火辣辣地发疼,估计是淤了一块。
一闭上眼就感觉有什么在黑暗中看着自己。


半夜气温下降,艾伦已经能摸到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在寒冷和恐惧中挣扎的艾伦最后还是放弃思考朝对方挪过去。好暖。
“艾伦。”利威尔突然说话把艾伦吓了一跳。
“……”原来没睡着吗……
“艾伦,睡着了?”听不出感情的声调。
“……”嗯嗯我睡着了别打我我不是故意吵醒你的。
“……”
睡吧睡吧别问我……
“……”利威尔把自己身上的被子挪一半给艾伦。

“睡吧。”

21

厨房关不上的水龙头还在滴答滴答地漏水。
利威尔有点不耐烦地听着损友的报告。
“利威尔利威尔!小艾伦的事有头绪了!”电话里传来韩吉兴奋的声音。
男人向不远处的卧室看去,“奇行种你太吵了,有屁快放。”
“大概就是在旧书库里找到的文献,这里说不清楚。明天你早点带小艾伦来学校,我给你详细说说。”韩吉收起吊儿郎当的模样,一本正经地说着,“越早越好吧,我会一直在实验室等你们的。”
“嗯。就这样吧。”

关手机,利威尔踱回房间。
有规律的呼吸声在房间里一起一落。
艾伦抱着被子转了个身,呓语道:“利威尔老师……谢谢……”
坐在床边的利威尔伸出手,把艾伦掀开的被子又帮他盖好。

“真是蠢货。”

“麻烦的小鬼。”


22

墙上的日历显示着9月4日的日期。
尽管天气预报说今天温度将高达35℃,但艾伦还是觉得清晨五点半的空气冷得要死。

利威尔先生今早把睡得死死的艾伦拉起来,“你就不要救你妈了?”
“妈妈你说什么呀……你不就在这里吗……”显然睡眼朦胧的艾伦把利威尔认作妈妈后,又倒下去睡回笼觉。
于是,忍无可忍青筋爆显的利威尔老师一拳揍在艾伦头上,顺手把晕死的对方拖去洗漱。

艾伦站在马路边上,摸了摸头上的包。
“利威尔老师好狠啊……好痛!”痛得抽进一口气。
过马路,四处张望着。
太阳还没完全升起,清晨大街上没多少人。
“在哪呢……”

“我去拿车,你到那个路口等我。”出门后利威尔指向右手街道尽头的方向。

“应该是这里吧……”艾伦在巴士站牌下绕了好几圈, “好慢啊……”

“别乱走。”利威尔临走前叮嘱道。

“怎么还不来……”艾伦看了看头上的站牌,“难道走错地方了?”
“要不要再找找……”手表上显示六点。
“啊——”刺耳的女声传来。

“别乱走。”

六点后,街上的人比起之前多了点。
“这,这……”女人跌坐在地上,颤抖着后退。

“别乱走。”

越来越多人围过去,由内而外形成一圈又一圈人墙。
“妈呀,真晦气!”受不了的人退了出来。
“我真不是有心撞到他的啊!”似乎是肇事主的声音。

“等着我。”

艾伦有点慌张地挤进人墙。
地上斑斑点点的血迹让他感觉一阵恶心。

“喂,艾伦。”
    
不可能的吧……

     
身后响起熟悉的、让人安心的声音:
“我不是让你在那边等我吗?”
“利威尔先生……”艾伦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扭曲,扭曲,扭曲。
獠牙。
蛇信。
    
“喂,艾伦。”

“你恨我吗?”

00

“02:00”电子时钟发出暗弱的光,数字一下一下跳动着。
风扇不紧不慢地打转。
瞪着眼,盯着地板上昨晚被自己随意脱下的衣服。
心有余悸的擦掉额上的汗。太阳穴突突地跳个不停。
下床,开门。
    
踩过地板上未干的水渍,走到冰箱前。
打开冰箱,取出牛奶。
咕噜咕噜地灌下去。

“是什么呢……”艾伦看着墙上挂着的钟。
“想不起来……”擦掉残留在嘴角的牛奶。
“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算了。”
关上冰箱门,回到卧室。

挂历上用马克笔歪歪斜斜地写满了“不想开学”的字。


9月1日。



*阳炎:夏天地面与空气温度差异形成的折射现象。与海市蜃楼类似。

*文中提到艾伦哼着的《红莲的弓矢》是韩国リミット(已改名为スヤ)哼唱的吉他版本

*阳炎世界简单概括【?】:http://weibo.com/2678845614/Aj1hu2Heb

评论
热度 ( 3 )

© FOR F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