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CP洁癖。

You Are in My Heart Forever

*人物依然属于谏山创。
*BE

*文笔依然是个渣。
*能接受就看下去吧o(*≧▽≦)ツ 


BGM:桜花抄【秒速五厘米】

“爷爷,这是你吗?”女孩拿起摆在老人床头柜上的相框,问坐在轮椅上年头发花白的老人。相片里的是一个对镜头张开双臂灿烂笑着的年轻男人,他靠着的栏杆后是几只飞翔的海鸥和一望无际的大海。

老人向着女孩费力地转动轮子——早年的征战留下的种种伤痕使得如今的他连走路都做不到。“这是我在北方的一片沙漠照的,”他颤抖着拿起那一堆相框中的另一个,“记得去的时候是冬天,那天还下起了雪。”他布满凸起血管的手放在相框的玻璃上,轻轻摩挲着,“要知道,我们当时高兴得整整一宿没睡。为了这沙漠,为了这雪原。”

女孩听后放下相框,看着它们。午后阳光穿过洗的发黄的旧窗帘洒进在房间,洒在那些同样发黄的黑白照片上。细小的灰尘在光束里缓缓流动。桌上全是露出整齐白牙笑着的褐发少年,眼睛总是弯成两轮新月。“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呢?”

 老人睁开他眯成缝的眼睛,有点混浊的碧绿的眼眸看向孩子,“嗯……为什么呢……不记得了……”说完他又闭上眼睛,笑了起来。“萝莎丽,推我出去走走吧,或许我就能想起来了。”

女孩拿起床上的外套帮老人穿上,围好自己的围巾,手搭在轮椅背上,“走吧。”

萝莎丽推着老人的轮椅,慢慢地走在午后的大街上。她抬起一只手,把因走动松散的围巾恢复原样,环顾四周。大街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整天街像是冬眠一般安静。

西甘席娜自七十年前巨人入侵后就没再恢复过原来的繁华,直到巨人被彻底消灭后也没有。官方在战后应着幸存者的要求重建这个小镇,曾在此生活过的人以及后来迁入的人也有自己掏钱去给这里添置商店之类的东西。但总有些萧条——人们都迫不及待地冲出墙外探索世界,这里再也没有热闹的集市,没有吆喝着买鱼的小贩,没有同样吆喝着讨价还价的妇人,更没有了坐在城门前喝得酩酊大醉的驻扎兵团团员。倒是多了几棵大树,以及树下几束不知是属于哪个死于巨人腹中的人的花。

轮椅上的老人总是眯着眼,不知道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爷爷,艾伦爷爷?”萝莎丽把轮椅停在路边一间花店旁,拍了拍老人的肩膀,“醒醒。”

 “啊,对不起。不小心睡着了哈哈……” 老人抬起袖子擦了擦眼,“怎么了,萝莎丽?”

 女孩指着老人跟前开得灿烂的堇菜,“我是说,要不要买一束花?”

“啊!”花店里传来打烂东西的声音,“果然人老了手脚就不好使……”抱怨声和清扫碎片的声音从花店里传来。

 轮椅上的老人向花店里头喊:“让你这老家伙比以前更钝了!”店里的人似乎是听到老人的喊话,停止了絮絮叨叨的埋怨,掀起挂帘走了出来。一位拄着拐杖弯腰驼背的老人。

“艾伦你这老鬼也好不到哪去啊,越来越丑了啊!”他走近轮椅老人吼回去,掉了几颗牙齿的嘴巴让他发音有点含糊不清。“萝莎丽你又来帮这个老鬼买花了?真是好孩子啊。”看见蹲在花前的女孩,他笑着说道。

“如果我的孙女也这么孝顺就好了……”他扶着额头补充道。“怎么你这种人就这么好命……”

 “喂,信不信我折断你这盆花?别看我坐轮椅就小看我的腕力啊……”老人抓起手边一朵花。

 “你也太小气了吧,都这岁数了……等等,别冲动!放下它!它很脆弱的你不能这样对它!”

 “谁知道呢哈哈哈哈!”

萝莎丽继续挑选她的花,无视身旁两个闹得像孩子般的老人。


拄杖老人将一束花包好,递给站在轮椅后的萝莎丽,笑着对她说:“小姑娘,这是你要的花。”然后转头向轮椅上的损友吼道:“你他妈别早过我死啊!”

“你他妈也别给我先死啊!”轮椅上的老人大吼回去。

“萝莎丽,你去门口等我。我跟你奶奶说点悄悄话。”老人转头对身后的女孩说,“大概半小时吧,到时候你再进来。”


“那好吧……爷爷你要注意安全。”女孩一步三回头地离开老人。


 “我年轻时好歹也是登山队的队长!”老人挥着手让萝莎丽离开。

 前方的墓碑上有一个女人的照片,照片下刻着几行小字:
       

 萝莎丽·耶格尔
艾伦·耶格尔之妻(836~915)

“萝莎丽,我来看你了。”老人放下手中的鲜花,“萝莎过得很好,小萝莎丽也很健康。当然,我也很健康。”他伸出手摩挲着女人的照片。

 “大家都过得很好。”


“我们会一直想你的。”


 “我也有好好过日子。”

 “别担心了。”

 “我去看老朋友了,那就,先这样吧。”他转动车轮,向身后的墓碑挥挥手。

夕阳的余晖照在墓园里,照在墓碑群上。石碑和老人的影子都被拖得长长的。

他停在一块石碑前,睁开眼费力地认着上面的字。为了确认自己没认错,他伸出手想触摸上面的刻字,可惜距离有点远。他转动车轮,但不知是哪里卡住,轮子纹丝不动。他掀开盖在身上的毛毯,弯腰,双手撑在地上。慢慢地,僵硬地,挪动手和脚向向不远处的墓碑爬过去。
他把一只手攀在石碑上,另一只手在碑上轻轻摸着。
         

L
E
V
I

 “太好了,没认错……”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他把背靠在碑上。

 “兵长,我又来看你了。”

 “照片上的你还是那么的年轻,但是我却老了……别嫌弃我现在的样子啊……”

“我给你带来了一些照片,”老人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沓照片,“这是我以前环游世界时拍下的照片。你也看看吧”他把照片放在地上。


 “我在外面,看到了阿尔敏书上说的‘火焰之水,冰之大地,沙之雪原’,我还看见了大海。”老人闭上眼睛,仰着头依在石碑上。

 “海非常非常的大,一望无际,”他颤抖地抬起手,指向头顶满是火烧云的天空,“就像夜晚的星空一样浩瀚深远。”

 “我也,想过随你而去。”老人顿了顿,“为了保护我这种人而死,多不值得啊……”眼泪从老人眼角滑落,沿着他脸上密集的皱纹。

“但是啊……我还是没去。”他用袖子揩了下脸,但泪水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湿了他的领子。

 “因为啊,你的死亡不就是为了让我活下去吗?”

 “我不能辜负你,这样想着,我就带着你的自由之翼走出墙壁。”

 “我相信你是能看见的。”老人又顿了顿,“不过,看不见也没关系。”

 “我啊,今天不会走的。”

 “会一直在这里陪你的……给你讲我看见的那些风景……”老人的声音越来越小,“今后也……请多关照了……”

绣着自由之翼的布片从老人手中滑落。



“喂,小鬼!”穿着绿色披风的男人对趴在地上的男孩吼道,“睡在这些地方真是脏死了啊。”说完便一脚踢翻他。

“呜……好痛啊……额、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睡在这里的不知不觉地就……”少年看见怒气腾腾的男人后立马站起来把拳头放在左胸前——标准的敬礼。

男人站在原地看了他一会儿,转身,“走吧,佩特拉他们等着你。”

 “去哪里?”少年瞪大他那双碧绿的猫眼问眼前的长官。

“壁外调查啊,蠢货。”

 “对、对不起……我竟然连这种事都能忘……”他有点自责地低下了头。

  “快跟上。别离开我两马身以上。”男人骑上马,俯视着少年。

 “是、是!但是我的马呢?”少年东张西望,但硬是没找到他的马。

  “上来吧。”

 “怎么可以……!”

“别废话,要迟到了!”男人斥责道。

“那好吧……”

少年拉着男人的手骑上马。
          

黑马朝城堡快速奔跑起来。
          
         
         END.

设定:
利威尔在最后一战为了救艾伦死亡。
墙壁在巨人被消灭后被推倒。
艾伦在壁外旅行遇到罗莎莉。
罗莎莉跟随艾伦旅游。
罗莎莉长相请参照女版艾伦。
因为罗莎莉长相和性格都与他母亲十分相像。
于是他们顺其自然地就结婚了。
生下罗莎,罗莎生了个女儿,给她取了她母亲的名字:罗莎莉。
艾伦后来的经历大概就是这样吧。

后记:
http://photo.weibo.com/2039961042/wbphotos/large/mid/3626905066944016/pid/799755d2jw1e909ejq0bvj20c85wuk8f
看泰坦尼克号的时候哭过好多次,每次都感动。
特别是老年的Rose安详地睡在床上,镜头移到她那些照片上的时候。
她做到了Jack跟她提到过的所有事情。
她用Jack给她的生命完成了梦想。
“我连他一张照片都没有,他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
【Listen,Rose.You're gonna get out of here.You're gonna go on and you're gonna make lots of babies,and you're gonna watch them grow.You're gonna die and old...old...lady,warm in her bed.Not here,not this night.Not like this.Do you understand me?】
我相信,若某一方死亡,另一方也会带着希望活下去。
带着对方给予的第二次生命活下去,看那些对方从未见过的万水千山,了解那些陌生的事物。
我希望他们这样。

My heart will go on.

我心永恒。


朝颜_

2013.11.29

评论

© FOR F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