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CP洁癖。

【Hank/Charles】See What Remains by Echo Chapter2

Chapter 2

概述:一件好事,Hank学到了许多。一件不那么好的事,Charles在逃避现实。

Hank把他的医学课本翻到一张曾经因为叫他恶心而使得他卡了两个月的图片处。Hank自从Charles回家后已经和这些学生书本及阅读书目共事三年了,他不确定还有什么关于人体的东西会吓到他。

“一个好故事,我想?”

Hank动身,然后露齿一笑。微笑依然叫他感到奇怪,现在他的牙齿太突出了。“教授!你醒了。你看起来比上次有精神多了,现在感觉如何?”

Charles扭了扭肩膀,然后试着舒展了一下他的脖子。“好点,”他总结道,“痛感还行,我也不觉得有上次那么晕了。”

这的确是个让人振奋的好消息。他们已经为Charles寻找更好的平衡药物好几天了。寻找的过程进展缓慢;医院提供的记录,由于一些显而易见的原因,并没有很好地适应读心者的大脑运作。

“你要试试坐起来吗?”

Charles回以Hank同样的笑。“噢当然,比其他任何事都想。”

对他们而言治疗过程的下一步依然十分陌生,但不论如何他们还是做到了。尽管Hank剧增的力量帮助非常大,但是他们依然需要十分注意不要伤害到Charles后背敏感的神经组织。

尽管如此这些挫折都是值得的。这改变不仅仅能减少Charles卧床的痛苦,而且还能让他的心情因这简单的坐立而无法估量地好起来。

当Hank重新整理枕头和靠垫时Charles为了给予他们最大的支持,将他圈在Hank脖子上的手放开。过了几分钟Hank才心满意足,如平常一样,当他最后靠进他自己的椅子里时,他不在乎Charles给他的被逗乐了的会意的表情。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好书?”

Hank卡住了,瞥了一眼放在床边桌上的课书的封面。“还……好?”他大胆说道。

Charles的一脸满足地合着眼脸。“读给我听?”

Hank犹豫了。“我不太确定,我是说,它真的不是那种的书。”

Hank意识到Charles的好奇触碰温柔地刷过他的意识,然后立刻抽离。“啊,”他喃喃道, “那种书。我猜你不是因为好奇才读它的?”

“Alex和Sean拿给我的,在你说你不想再接受任何外面的治疗之后。”Hank试着让自己看起来滑稽一点,虽然他怀疑他的新虎牙只会让他看起来比平时更吓人。 “我不敢问他们是怎么得到这些书的,因为我非常肯定他们的方法是……在合法性上是令人生疑的。我几乎可以确定至少有一家大学的图书馆现在缺了基本课本,但现在我只是不问它们从哪来。只抓住机会去学习我需要知道的为了能够……你知道的。”

“帮我?”Charles补充道,之前他声音中的光芒现在明显消失了。“Hank,你作为一个人来说真的太好了,你应当得到的比我多多了。我真的十分抱歉,我的朋友,你不该做这个的。不为我。不为任何那之后发生的事。”

Hank几乎有5秒因为惊讶说不出话来,之后他反对道, “不,教授,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你没做错任何事,我想做这个,我想帮你。我想变得有用。我只是……”Hank咽下了他余下的话语。

“只是?”Charles最终鼓励道。

“我只是还不确实知道我在干什么。”他尴尬地承认道。“总而言之,不确定。我是说,我可以读世界上全部书和论文,但是那只是数据,不是吗?我没有规定的实操经验,我不是一个医生,我未被可以在我犯错时纠正我的人训练过。你知道我会做任何我能做的事,那只是,我担心我会做错一些事。一些不可挽回的事。”

Charles看起来忧心忡忡,悲伤,疲惫。“你明白为什么我不想接受外面的专业治疗吗,Hank?”

“因为那些在医院发生的事,你将你的伤投射出去?”

Charles摇头。“那只是一个考虑,是的,但是把事情留‘在家里’并不能解决它。我会很容易把它投射给你,你不觉得吗。”

Hank抿唇并再次尝试。“你担心他们会告诉其他人我们的事,将我们交给政府?”

Charles将他的手指在太阳穴边上摆了摆,“如果他们看到任何足够难忘去说出去的,他们会在出房间前忘掉它们。”

Hank皱眉。“所以为什么?”

Charles看向窗户。“当他们治疗我时,我是一系列的症状。有时候我是一个待解决的有趣麻烦,有时候我只是一个阻挡在他们和回家与家人团聚的障碍。”他回头。“他们都是好人,Hank,你不该觉得他们可怜,但医生就是被训练与他们的病人保持距离。特别是像我这样的重症患者。”

“你不是……”Hank尝试打断他,但是Charles看了他一眼并挑起一边眉毛示意他安静。

“当你被那些包围的时候,是难以去想好起来的。难以去尝试。但是和你一起不同,当你在帮我,你想让我好起来时。你是发自内心的,Hank。那就是为什么我要你。”

“对,但是我的心也充满着担忧,教授。我没法想象这能宽慰人,”他尝试去“开个玩笑”,但是他非常肯定他一点都不好笑。

Charles看起来被逗乐了。“这是个普遍真理,Hank;所有人都在担心着一些事。这个你可以相信我,这些年来我曾收集过许多数据。”他在眨了眨眼,手指在太阳穴旁随便摆了一下。他伸手够到Hank的手,Hank没多想就握住了它。“你的顾虑是我。你担心你没法为我做到最好,或许还有其他的某人可以提供给我更好的。坦白说,Hank,那帮助我不仅知道你在这里是为了我,不因为你是被雇佣的或者因为这是你工作表上的下一个任务,而是因为你想看到我再次好起来。”

成为某人的关注点一直让Hank觉得无比难为情。他深深低下头,以免他蓝皮毛下的脸红太明显,但是在一个读心者面前这可能毫无意义。

“Hank?”Charles轻轻握紧Hank的手。教授听起来又开始疲惫了。“一个折中方案,可能?我相信你是个天才,我知道你是个有考虑周详的天才,”Hank几乎又要埋下他的脑袋,但因为他手上温柔的压力停下了, “作为回报,当我让要求你做一些你是在觉得不适的事情时,你告诉我,那我们可以让别人进来。”

Hank惊讶地眨了眨眼。“即使他们不是……我们中之一?”

“当然。Hank,你必须明白我不想让你困扰。我已经向你索取了那么多,并且我依然在索取更多。如果你告诉我你需要帮助,那我们会让其他人进来。”

Hank猛地点头,毫无优雅可言,但那足够让Charles高兴起来了。

“妙极了!现在,我相信你打算读给我听了?”

Hank把视线投回那本丢在一旁的医学科本上,犬齿咬住嘴唇,但Charles只是轻笑。

“或许一些来自图书馆的东西?不是那本放在扶手椅旁边桌子上的;Raven在读那本。最好把它放在那里这样她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再次找到它。”

Hank没敢反驳他。

 

 

 

评论
热度 ( 6 )

© FOR F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