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CP洁癖。

【Hank/Charles】See What Remains by Echo Chapter1

原文(点我!)

 

翻译:LilyAsagao

 

分级:全龄向

 

作品:X战警:第一战(2011),X战警:逆转未来(2014)

 

人物关系:隐含的Erik/Charles,Hank McCoy/Charles Xavier

 

概述:

“我们不再是记忆中的自己了,Hank。”

古巴之战过后,Charles和Hank发现他们都要处理将跟随他们一生的身体上的变化。几年过去,这两个几乎失去一切的人要在余下的事物中谋生。这可能不完美,但是这比其他状况要来的好。

 

首发于AO3 2014-06-09 完成于2014-10-25

 

Chapter 1

 

Hank McCoy不是一个焦虑的人。

不,那是个谎言,他是一个极度焦虑的人。他在他的整个生命里都是一个焦虑的人。考虑到当前状况,他觉得他这么紧张完全是有理由的。

Sean和Alex已经迟到3小时了。

大厅里的老爷钟已经放出晚上9点的报时音,每一下都像是最后一下那样既缓慢又苍白。它们的回声提醒着人这座人去楼空的大宅是有多么空旷。

Hank没法知道这到底是普通的迟到还是发生了更糟的事。现在他们都是逃犯,和Charles一起,没有国家会保护他们,任何事都可能发生。

路上响起了汽车驶来的声音。引擎声和沙石声噼啪作响,本应该是叫人平静的声响。

但它们不是。它可能是来自政府的人,或者Erik,见鬼,即使那只是某个迷路的或者只是个找路的人,他都会被看见。他应该藏起来吗?Sean,Alex,即使是Charles也依然可以普通地跟一个陌生人擦肩而过,但是蓝皮毛和爪子就会给任何人留下深刻印象。

远处起居室的灯依然亮着。如果他要装作屋子没人的话,那将是个问题,但是现在关掉它将会引来更多的注意。它必须就这样亮着。

Hank躲进大厅旁的衣帽间。它几乎一片漆黑,即使有人看过去他们也只会把他误以为是一件皮草外套。门是关着的,他在之前那个小时检查过十几次了。他没有需要担忧的事了。他只需要等待,直到……

突然门上一声猛击让他整个人突然跳起来。

“出来Hank,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那是Alex。只是Alex。听起来话已经说完了。

Hank一秒内就出来了,在车道灯前晃动,刺眼的明亮灌满了整个空间。这里没有政府特工,没有Erik,只有Sean和Alex在努力将什么弄出车外。

一个人。

“Charles?”Hank哽咽道,向男孩们瞥了一眼让他们停止造成更多损伤。“Charles,你不应该在这里,你会加重你的病情。你要呆在医院,那里……”教授表情空白,遥远,于是Hank转头对Alex说。

“你在想什么,Alex? Charles才刚出加护病房,他至少要呆数周,甚至数月才能安全离院。他需要药物治疗,他需要专业的疗养,他需要……”

“闭嘴吧Hank,我们要把他从那里带走,”Alex打断他“你不懂,你没看见发生了什么。那里不安全。”

一个可怕的时刻,所有Hank过去一个月作的噩梦在他脑中放映起来。有人发现了Charles,伤害他。有人拿他做实验。有人利用他去找出他们。

不论那是什么,那都不是问题了。Hank飞快地撇了一眼Charles,记下那无神的凝视,那男人暗沉的无焦点的没在看任何东西的凝视。男孩们干脆利落地帮助Charles上了车。他被固定在后座,他的脊椎支撑着,行动被限制。小小的幸运之处,这样的话一切移动他的伤害都会被降到最低。然而即使这样,Charles的穿着也不适合这个寒冷的夜晚。

Hank看回Alex。

“我们让他进去。外面太冷了。”

“Charles 和8个人住在一个病房里,”Alex解释,坐在其中一张大扶手椅上,看着烧得噼里啪啦响的火炉。“他们都有相同的症状。腰部以下完全无知觉并且在背部中下方有钝痛。”

Hank皱眉,不确定Alex想说什么。Charles是在一个在脊髓损伤治疗方面负有盛名的医院。他觉得有那么一到两个病人有着一样的症状很正常。他这样说了。

Alex叹气。“我不是说相似的病症,我是说完全相同的症状。他们甚至用同样的语言去描述它们。”Alex看向Hank的眼神多了份尖锐。“其中一个病人住院是本是因为腕关节扭伤。他的腕关节,Hank。他两天前还能靠自己的力量走进来,没有任何脊椎问题。其中还一个则是医护人员,Charles被带来的时候在负责照顾他们。”

一切瞬间都明了了。Hank看向现在安详躺在温暖室内的Charles。他犯恶心了。Alex看回火焰,很显然满足于Hank终于明白状况,然后Sean接上后面的故事。

“所有的工作人员在他的能力下给他的都是一团糟,他将他的伤痛投射给所有离他足够近的人。以及,医生说即使教授的伤恢复得很好,他依然担心接踵而来的继发症。Charles应该已经准备好接受康复疗程了,但是他一直让附近病房进出的人产生这些奇怪的疼痛。”

接着他们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一会儿,他们都迷失在自己的思想里。

“我们要把他带回家。”Alex最后总结道,他往前倾,胳膊放在膝盖上,就像他在挑战HankH叫他不同意看看。

Hank没有。他只是叹了口气。

“我们需要找一个会给他提供任何药物的供应者,”他缓慢地说,“并且我会需要看看医院给了他什么治疗计划。我们还将要雇一些可以给予Charles物理治疗的人。”

Alex靠回扶手椅里。“所有文件都在车里。Charles在我们带他走前就已经打点好一切,他让他们以为他们只是把他转移到一个私人机构然后就将一切文件和处方都给出来了。他们甚至给做了运输准备;我觉得他们认为那车是一辆救护车。可以说是最顺畅的越狱行动了。”

Hank点头。“那物理治疗专家呢?帮Charles进行康复疗程的人呢?”

“不。”

Hank听到Charles的声音后就跳了起来,那人睡眠后发出的细微声音既沙哑又破碎。

“Charles,你……我没想着要吵醒你。”

Charles轻轻颔首,回以Hank一个虚弱的微笑。 “你没吵醒我,我向你保证。但是我就是那个意思,不要更多的外人。他们是危险。” 当他们看向他时,他的眼神柔和下来。“非常高兴看到你,Hank。当我在外面的时候,我想念你。”

那些五周前在他胸口淤积并拒绝离开的焦虑的痛苦的硬块,那些在他被迫让其他人带走痛苦的Charles到医院时就形成的硬块,一瞬间土崩瓦解,以至于Hanks觉得他像是这几年来第一次真正呼吸。

湿润渐渐在他眼里汇集,但是他不急着擦走它们。取而代之的是,他在Charles身边蹲下,并接住他伸出的手。

“很高兴见到你,教授。”

 

翻译的话:

本人水平只有6级、第一次做翻译,暂无Beta,有不对的地方请尽管指出!这篇文的授权是早就拿到了……因为种种事情拖到现在。总之算是情人节贺礼吧。

 

 第二章(点我)

评论
热度 ( 6 )

© FOR F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