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CP洁癖。

Eren (進擊的巨人-利艾,給雀巫太太的生賀!)

好可爱啊ヽ(爱´∀‘爱)ノ

囉嗦的NO先生:

給雀巫太太的生日賀文,太太生日快樂!!!!!


希望新的一年也能看到太太的很多文章(←不是要送人生日禮物嗎喂


太好我趕上了雖然是這種東西...還請收下。沿用之前寫的HP PARO設定,純粹只是覺得蛇院艾倫很美味而已(最好!)


+




「利威爾教授。」


「做什麼。」


理論上,應該可以視作他黑魔法防禦術課程得意門生的那小鬼──雖然利威爾絕對不會承認──把手背在身後,衝著利威爾尷尬的笑。每當他開始那樣笑,大概便是有事相求,腦子裡通常不是什麼好事。身為史萊哲林學院導師的利威爾早就明白自己管的那群綠圍巾小鬼頭的把戲。


例如,小鬼們和葛萊芬多的小鬼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戰爭。


明知艾倫沒在打什麼好主意,他還是強迫自己回應這小鬼。自然,他用的是一個句點,利威爾一向不擅長說話。尤其他的對象還是一群髒亂的、青春期的、血氣方剛的、用來殺死他們自己的鬼點子特別多的莫名奇妙東西。誰曉得他怎麼就鬼使神差的答應艾爾文的教職邀請了。學校需要多幾個優秀的傲羅,才能在非常時期保護學生等云云,根本一派胡言,艾爾文就是想拖個倒楣鬼陪他下水而已。非常時期,也就是學校外頭有一些腦袋裝水的黑巫師橫行,恐慌的家長;學校裡面則有一堆害怕或勇氣過剩的小孩。有鑑於孩子們是魔法界未來的希望,這次的孩子們還多了幾個需要格外注意的特殊份子,大多都在史萊哲林。結果,利威爾就從魔法部調來這裡了。他不得不強迫自己適應一大堆性情怪異、缺乏整潔觀念的學生,後者特別無法原諒。通常在這種時候,利威爾便會選擇性忽視自己當年差不多也是這副德行,頂多比較乾淨跟更為孤僻而已。


 


好漢不提當年勇。


 


──『友善!親切!利威爾,你真應該對孩子們好一點。』他那提早有禿頭危機的變形學同事循循善誘的聲音,適時地傳入利威爾耳裡。──閉嘴,艾爾文。利威爾在心底詛咒他,然後,終於正眼瞧向耶格爾家的男孩。


「我是說,你有要事需要在這種課間時間和我商量嗎,耶格爾同學?」


利威爾眼前的男孩點頭。


「是的,教授。」他說,猶豫了一下,又補了句:「不是特別重要的事,但總覺得應該跟您報告。我是說,利威爾先生。」


這個男孩在前年暑假突然抽高了好幾公分,使得他從以前需要仰望利威爾的高度,突然變成略高於利威爾。當然,這不減男孩對他無可撼動的景仰,但利威爾著實尚無法習慣。


 


艾倫‧耶格爾在他還是頗有點純真可愛的十四歲時,用那笑容衝著利威爾笑之後,下一句話是問「請問教授,我該如何把約翰變成真正的馬臉呢,只要幾分鐘就好。」約翰是葛萊芬多跟艾倫同學年的另一個小鬼,經常跟他吵得不可開交。艾倫的理由是,約翰‧基爾斯坦橫豎已經長得夠像馬,想必就算只有三年級,他也能勝任這種變形任務。遺憾的是變形學教授是葛萊芬多的導師,不太可能會教一個史萊哲林小鬼如何把自己的導生變成馬臉。所以,他只好跑來「最最親愛的利威爾教授」這裡求救。利威爾是個負責任的導師,他沒有教艾倫把同學變馬臉的方法。但他稍微暗示了本書,內容是如何在人類身上製造動物幻覺。


那年的萬聖節自是非常熱鬧。


 


十五歲的時候,艾倫則是因為發現學校的陳年獎杯有利威爾的名字,央求利威爾到飛個幾圈。利威爾沒有同意,他僅僅勉為其難的離開辦公室,難得到球場盯史萊哲林球隊的練習。那年他們可是一舉拿下了學院獎盃。艾倫說他是第一次在飛行競賽贏了他的青梅竹馬米卡莎‧阿克曼,高興到都要跳起來。


利威爾覺得還滿意,既然已經能好好運用他教的飛行技巧,耶格爾小鬼沒道理會被阿克曼壓著打。雖說米卡莎‧阿克曼上他的課時,莫名的敵意又更強了些。那孩子估計太依賴艾倫了,不願意把耶格爾讓給任何人,即便是艾倫自己──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來,利威爾不置可否。活脫脫就是頭母獅,強則強矣,美則美矣,並不是利威爾特別欣賞的類型。


 


十六歲的時候,艾倫跑來問他在外頭有沒有正在交往的人。


──「沒有。」


利威爾如此回答。聽到利威爾的話,艾倫露出鬆了口氣,但又不知所措的表情。那樣的表情幾乎就像六年前還很小的艾倫。當年,利威爾從廢墟把耶格爾家的小孩帶出來時,艾倫也是這樣看著他。在接連的阿克曼與耶格爾家慘案中,米卡莎‧阿克曼決定把所有殘缺的家族愛投向艾倫,而艾倫的目光則停在利威爾身上。


利威爾知道,所以他總是故作不知。


耶格爾的母親死於黑魔法師之手,父親則下落不明,再過幾年恐怕就會被判定死亡。將殺死他母親的兇手緝捕歸案的人,則是利威爾。


本來,與阿克曼及耶格爾家交好的亞魯斯特有意收養這兩個孩子。儘管如此,利威爾卻沒讓他們這麼做。他帶走了艾倫,或者更正確地說,是艾倫自己選擇了利威爾,而非跟他的朋友米卡莎、阿爾敏‧亞魯斯特同住。


在艾倫看來,作為他的法定監護人、同時也是魔法部最為戰功彪炳的傲羅,利威爾或許是他憧憬的對象。然而,僅此而已,小孩總有一天會長大。


利威爾也只負責看顧他,直到他年滿十七歲,從魔法學校畢業。在他自願接下這任務以前,利威爾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


 


利威爾面前,這學年升上七年級的艾倫小心翼翼地從他口袋拿出一張紙。他在利威爾面前把紙張攤開。


利威爾注意到艾倫的笑容消失,他甚至略帶緊張的抿起嘴。


「我是想……既然您是我的監護人,我應該要告訴您這件事。」


利威爾接過紙張。果不其然,是張錄取書。


魔法部傲羅司,黑魔法犯罪對策小組。利威爾只掃幾眼就明白了。


「小鬼,你已經自己做了決定,也已經成年了。我沒有權力置喙。」


艾倫猶疑的眼神飄回利威爾臉上。


「可是利威爾先生……」


利威爾舉起單手,打斷艾倫的辯解。他自然知道艾倫的志願為何,也沒有勸阻的意思。他很明顯對傲羅深有興趣,而害死他母親的幕後黑手還逍遙在外,繼續傷害他人,艾倫從來不掩飾他對此事的憤怒。憑藉這股動力,艾倫在七年級的最終測驗拿了驚人的成績,要通過傲羅司自己的獨立招收試驗,想必也是非常拼命。但是,艾倫預想了利威爾會反對,似乎直接從校長室前往接受測試。利威爾對此有一絲被忽略的憤怒,但更多的怒火來自內心最深層之處。


他輕吐一口氣。


「艾倫,你知道這工作的折損率是所有傲羅裡面最高。」


「是,我明白。」


「在我最近一次合作的夥伴內,五個人,只有我生還。」


「…是。」


艾倫低下頭。


在他示弱的少數時刻,這孩子非常惹人憐愛。對於這小鬼惹人憐愛的程度,利威爾很難說明,也從未打算說明。那差不多是連內臟都要融化似的甜膩,夾帶濃烈的嗆味。從艾倫十一歲開始,直到現在,無論是作為被監護人或是學生,艾倫‧耶格爾都已經深深影響了利威爾。他可能是在這孩子追隨的眼神中,看到年幼的自己。利威爾起初可能只是想試試看,假如自己當年有別的處境,會不會有其他發展。


但那樣的企圖很快就瓦解了,反倒膨脹成親情或其他無法名狀的感情。


 


利威爾也知道艾倫要什麼。


鼓勵或肯定,他想要的無非如此。可是,利威爾心底不願坦承的部分,其實比起一個稱職的長輩及監護者,充滿的是無法忍受珍愛之人遭受危險的赤裸裸的恐懼。就此層面來說,他和年輕的阿克曼並沒有太多差別。愛情會讓巫師變得虛弱──以前啟蒙利威爾的男人曾這樣講過。差別只在於,利威爾現在想到那人,除了極端反胃以外似乎不剩太多情緒。


 


「艾倫。」


艾倫的綠色眼睛望向利威爾。


「我只問一件事。你是為了復仇而戰鬥嗎?」


艾倫愣了一會兒,接著,他點頭。


「我是。」


利威爾頷首,些許微妙的失望從他心底溜過,但又覺得有種殘酷的欣慰。


然而,艾倫的話還沒說完。


他似乎比剛才更緊張,結結巴巴的嘗試表達他想告訴利威爾的「不怎麼重要的事情」。


 


「……我雖然,想要替媽媽復仇,一刻也沒忘記過。」說出第一句以後,接下來的部分好像就容易許多,艾倫挺直腰桿,乾脆一口氣把接下來的話講完。「可是,比起那些,更想要和利威爾先生站在一起。想和您並肩戰鬥。」利威爾抬頭看向站著的男孩,他看起來非常緊張,甚至羞赧,連耳根都開始發紅。最後,艾倫的聲音又轉小,囁嚅起來:「因為您……在我跟米卡莎畢業以後,就會回魔法部了吧。我是……這樣想的……對不起,說了相當狂妄的話。」


 


事實上,聽到艾倫的話,利威爾有些呆了。因此,也才沒有及時給予反應。那孩子在成年以後還選擇繼續待在利威爾身邊,而非進行期待已久的復仇,這是他從未預料到的事情。本來,儘管離獨當一面尚遠,艾倫‧耶格爾早已不需要利威爾的庇護。


他或許真的錯估了男孩看待自己的眼神,艾倫遠比利威爾所以為的死腦筋,但利威爾錯認其執著的力量是來自純粹的恨意。


由於這出乎意料的發展,利威爾也有些愕然。接著是純粹的喜悅,似乎舌尖都能感覺到驚喜。此外,這下子他也真的不得不給艾倫正面回應。


儘管如此,最後利威爾也只有說了句「蠢小鬼」,跟一點點別的什麼,就把艾倫轟出去了。


熟知利威爾個性的艾倫什麼也沒說,乖乖走出房間,帶起門。直到門徹底關上的瞬間,他才背靠在已經闔起的利威爾辦公室門上,雙手遮住燙到無法停止的臉頰。





评论
热度 ( 60 )
  1. FOR FUN囉嗦的NO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爱啊ヽ(爱´∀‘爱)ノ

© FOR F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