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CP洁癖。

#让艾#事到如今,还在说什么啊…你这马脸笨蛋!

好可愛w

风车村:

饿死了,割肉喂自己,大腿肉好香好好吃(留下了辛酸的泪水(。




*傻白甜


*just笨蛋夫夫的一个小小的蠢萌告白瞬间而已w




让那家伙又盯着这边看了。每天都是三笠三笠的,没完没了,真是烦不烦啊。艾伦狠狠叉中盘中的面包,仿佛是在驱逐一只巨人。上次也是,对人格斗术训练时,三笠是他的对手,结果三笠直接无视他走到我这边来的时候,他那杀人的眼神简直可怕好吗?!


又一叉,好像都能听到盘中面包的悲鸣。


还经常为了三笠来找茬,三笠去劝架更是会有反效果,看到三笠帮我,他只会更死缠烂打。


叉叉叉,盘中的面包已经变成飞屑了,好像都能听到面包控诉道,你不吃我也不要折磨我啊!


三笠老是粘着我难道是我的错?!我才烦啊好不好!又不是小孩子,整天还要像老妈子一样照顾我!看什么看!臭马脸!艾伦狠瞪了回去。


对方却好像一惊,低头假装专心吃饭。


哼。艾伦撇过头,不再理他,感觉异常烦躁,根本没心思吃饭。


 


今天训练结束散场时,他被让拉住了,不得不停下脚步,挥挥手让身边的阿明和三笠先走了——尽管三笠根本不情不愿,完全是被阿明推走的。


“呐,艾伦,今天晚饭后,跟我去训练场那边走一走怎样?有些话想对你说…”让说着很快放开手。


“哈…?可以是可以,但是是什么事,不能在晚饭上说吗?”


“啊!总、总之!来就是了!你这急着送死的混蛋!”低头匆匆从艾伦身边走过。


“哈?!干嘛!”本来想说想吵架吗,转头看到檫肩而过的让的脸时,脱口而出变成了,“喂,让,你的脸好红……没关系吗?”


让头也不回,只是回应道:“一定要来啊!”脚步好像有点不稳。


“莫名其妙……”艾伦耸耸肩,也走向了食堂。


 


晚餐后,艾伦换了便服走到操场,看到让早早就等在那里。


“哟,让,来得真早啊。”随意地招呼道。


“哦…哦,艾伦,你来啦。”为什么态度这么扭捏?


“那,到底想说什么?吵架的话,随时奉陪。”


“不、不是吵架啦!你这驱逐笨蛋的脑子里是不是除了巨人就空空如也了?”


“哈?果然还是吵架?那在晚饭上吵就好了,怎么也比内地的脑内舒适笨蛋好多了吧。”


让额头瞬间青筋暴起,抓起了那让人火大的混蛋的衣领,艾伦也不甘示弱地狠狠瞪着他。


僵持了几秒后,让放开手抱着头蹲了下去,自我厌恶地说道:“都说不是吵架啦…都是你这让人火大的混蛋害得。”


“一边说不想吵架,又一边找茬到底是想怎样…没什么事的话,我回去休息了。”转身作势要走。


“等等,真的有事,真的有事,这次要是不说出来,我、我大概一辈子都说不出口了!”让以必死的态势紧紧抱住艾伦的双腿,艾伦感觉他的眼角都要飙出泪来了…


“好、好啦,听你说就是了,快…快放手啦…怪恶心的。”


“哦…哦。”


 


找了块还算干净的地方,两人肩并肩坐了下来。


“其实我最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shock的开场白,是说为什么不找马可说……?


艾伦从来没觉得自己和让好到可以互诉情愫的地步,但让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艾伦在震惊之余就错失了插嘴的机会,而且让的神情太认真了,艾伦总觉得现在还是安安静静地听下去比较好。


“一开始注意到他的时候是因为自己在意的人总是和他混在一起。”


在说三笠吧……?


“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地在意的对象就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了,视线的中心就只有他而已。”


是说我消失了对吧,已经这么喜欢三笠了吗……?


“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想问我怎么追三笠……?


“苦恼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要告白了。”


直视前方默默在心里吐槽的艾伦等了许久,不见下文,转头回去看自己为情所困的同僚。


等等……为什么用这么期待又忐忑不看的眼神看着我?你就算这样看着我,我也帮不了你哟…?因为三笠最喜欢的人…貌似…就是我哟?!我哟?!而且和我自身的意志无关,就算我再怎么狠狠地拒绝她,你大概都不会有机会的吧…?但是这样的眼神,真是不忍心说出真相啊…


“好、好啦,我会帮你在三笠那边说说好话的。”


听到这句话时,他感觉让的心情瞬间就down到了极点。喂,心情全写在脸上了,笨蛋马脸。为了你,我会努力说好话的啦,别这么沮丧啦,要不然我找谁吵架去。


哇,情况不妙?看上去好像超生气的样子?


只见让一直在低着头似乎在努力忍耐着什么,肩膀都抖起来了,猛地抬起双手。哇呜,要打人了?!艾伦赶紧架起防御姿势,只见让猛地…抓住了他的肩膀。


咦?


“所以说,是你啊,是你啊!就是你啊!”让似乎崩溃了,不顾一切地大喊道。


是说都是我的错吗……?!关我屁事啊!我又没办法影响三笠的意志!快放手啦!好…好吧,和我还是有那么一点关系的,但是我真的无能为力啊!


“所以说,对不起啦!我真的真的会努力帮你的!”


让似乎吓呆了,合不拢嘴,难耐地扭过头,似乎在喃喃着到底想让我说到什么地步才能明白…听不太清楚…所以说到底想让我明白什么啊!而且,让,你的脸好红啊!就跟煮熟的螃蟹似的!发烧了吗!生病的话就赶快回去休息吧!


“我·是·说…”让下定决心转回头来,一字一顿地说道,手上的力道加重。


呜,好疼,我承认是我的错了好吗!快放手啦。


“我·喜·欢·你。”


诶……?


“不知不觉中目光就只会追着你的身影看了,视线中,脑海里全都是你的样子,三笠早就不知道飞到哪个角落去了!”


啊……?


“还没听明白吗?!急着送死的混蛋!我一开始说的喜欢上的人就是你啊!”


哈……?怎么回事……?到底在说什么……?不是一直喜欢三笠吗……?喜欢我什么的……?怎么可能……?


艾伦觉得自己的脸烫得都能烧壶水了,脑子里在高速处理这些从没想过会出现的信息,还没回过神来又毫无防备地被拉进那人的怀起,嘴唇不由分说就吻了上来,其实说吻可能不太恰当,让只是笨手笨脚地撞了上来。


啧,好疼,撞到牙齿啦。


虽然青涩,却鼓足了劲。被对方以势必将他吻道缺氧的气势结结实实堵住了双唇,吻得难分难解,气喘吁吁地分开后,靠在那人的怀里听到他这么说道。


“艾伦,可…可以和我交往吗?”


脸刷地又更红了。


“嗯…嗯。”


事到如今,还在说什么啊…


 


你这马脸笨蛋!



评论
热度 ( 41 )
  1. FOR FUN风车村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愛w

© FOR F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