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CP洁癖。

《凌晨》【20141002更新】

好喜欢啊ヽ(*´з`*)ノ

又:

【20141002更新】




转生paro。年龄操作。




warning tag:不止ooc,是ooabcdefg。




利艾;艾伦←米克。




由于谏山先生说过韩吉的性别可男可女,因此根据个人喜好设定韩吉为男性。




-------------------------------------------




国三生的社团活动已经不大频繁。进学班的担当也不建议大家再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但因为是直升学校的缘故,成绩一向四平八稳的艾伦虽然还在适应转校后的动荡,但学业上的压力并不太大。




全新的生活在蝉鸣四溢的校园里过去一天又一天。




这周排到艾伦的社团值日。午休时间他就独自待在绘画班的活动室整理。




收尾程序结束之后,就只剩下关窗关灯关门走人了。




他走到窗前,探出半个身子,想把窗扇拉回来。




不过几步处贴墙站着的人似是余光瞟见他,转过头来。




艾伦不由地一顿,一时停了手上的动作。




隔着薄薄一片玻璃,他望着他,他也望着他。




窗户常有擦拭,淡淡的擦过后的痕迹模糊了印在两边的容颜。虽然不甚清晰,却也看得真切。




艾伦看见他微微弓着身子,倚着墙,一个人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




男人拉开那一扇窗户,身子一跃,毫不费力地就跳上窗框。




他做任何这样子的举动都只显示出轻而易举的模样。




连着动作,利落,迅疾,倾身太过,稳住身形的时候身体往后退一点。




艾伦没来得及让开,男人的鼻尖擦过他的脸颊。




很轻的一下。一划而过。




残留的触感,却太过鲜明,略显放肆。




艾伦怔了怔,逼迫着鼻尖压过来的,是对方身上淡淡的味道。绵绵密密地散在他附近的空气里,倾袭而来,有种填满了整个空间的恍惚感。




避不过来。措手不及。




他不去在意,只是笑起来,说:“利威尔前辈身手太灵活了,好像一只豹子啊。”




利威尔问他:“那你听过猎豹和小狼的故事吗?”




艾伦来了兴趣,雀跃起来:“没有。那是怎样的故事?”




利威尔抬手拂过他的刘海,捻了一撮在手指尖揉捏。答非所问:“男生也会细心挑选洗发水吗?你喜欢这种味道?”




甜腻的,像是某种花香的东西。




“诶?”艾伦一愣,伸手去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把手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味道很糟糕吗?这是妈妈准备的洗发水。前辈不说,我还没有注意过。”




然后皱着眉小声嘀咕:“妈妈真是的。该不会是女性专用的吧……”




别人常说,女为悦己者容。然而事事不谙的小男生,大抵也只有在遇上自己喜欢的人后才会记得去修一修边幅。




所以他算不上抱怨的语气里,有那么点孩子气。




在这样的年龄,连身上的汗味都可以透出一点鲜活的日子里。年轻和稚嫩到让人不忍触碰的年纪。




微笑时眼角弯成的形状,皱眉时眼底透露的困惑。




抬眸时双眸就会稍稍睁大。




眼睛眨一下,睫毛动一下。




全部都落在有心人的眼底。




而后收进心脏里面去,像针扎一样。




微微疼痛。




“啊对了。”艾伦像是想起什么,对着利威尔道,“我把前辈的外套带来了。放学后送过去给你可以吗?”




“喔。”




“那说定了。哦哦,还有。前辈说的,猎豹和小狼的故事,到底是什么?”




利威尔只是看了他一会儿,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少废话。新来的臭小鬼就乖乖回去上课吧。”




他按了一下艾伦的脑袋,动作很轻,掌心在他头发上一掠而过。接着便折身从窗框上跳下去,头也不回地顾自离开了。




艾伦也许永远也不能明白,这个男人在做着那些看似洒脱而漫不经心的举动时。




连手掌落下去的力道都暗暗拿捏过。




克制而沉默。




———————那个时候夜空已过漆黑到如上了墨色一般的时分,正值凌晨。淡淡烟味缭绕,不曾全部褪去的房间里。




韩吉看着那只对着他始终警惕又不愿亲近和被亲近的小猫。




他说:“利威尔,它这副模样,让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只成年雄犬和一只小奶猫打架的场景。”




“雄犬很凶,把那只丁点大的小猫的牙齿都打掉了。”




“小猫应该很疼,趴在地上许久,呜呜叫了一阵。可是爬起来,又瞪着那只狗。”




“猫嘛,本来也不是狗的对手。被咬被追都不奇怪。”




“那次之后,那只小奶猫每次见到那只狗,都会露出泛怯的模样。大概是因为打架时被弄痛的感觉太过深切。牢牢记住了那种滋味。所以变成害怕的本能。神情和这个小家伙现在的,简直一模一样。”




韩吉对着利威尔的猫笑。




“跟你一样哦。战战兢兢。”




——————也许人类看不见它们眼里的世间。弄不懂敏感纤细如猫,到底有着怎样的感知。




下午放学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完全地落下去。




余晖镀着一层金,不似正午烈日焦灼。




高中部教学楼4层的楼道。




阶梯那边的转角,有一大块四方形的休息区。




窗户打开的时候,风会吹进来。




夏天的时候,身心舒适。




利威尔站在窗前,低头看着下面。




米克不知道说了什么。引得艾伦笑起来。




利威尔看见他的笑容。




太过明亮。刺痛眼眸。




他看着米克伸手揉弄少年的头发,帮他撩开额前细碎的刘海。




手指略过他的眼角,伸过去,捏了捏他的耳垂。




明明大概这个人,他连米克举动里的含义都不会知晓。




可是他被别人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那么清晰。




韩吉走下楼梯的时候,看见利威尔蹲在窗台上,嘴里叼着烟。




听见脚步声,慢吞吞转过头。




韩吉停步站在离他稍远一点的地方。




男人吐出一口烟圈。




“你胆子也太大了吧。学校禁止吸烟。”




这家伙最近真是百无禁忌了。




男人皱眉。“你管得还真宽。”




“这是学校的规定。”




要不是因为这里是四楼,韩吉简直想过去直接把他踹出窗外。




“还有,学校也禁止攀爬。你快从窗台上下来。”




利威尔微微往后仰了仰头,看着他。




男人忽然笑了一下。用手夹着香烟,把它掐灭。




“接下来要说什么?啊,对了。”




他把烟蒂随手一扔,任它掉落在地。




“学校禁止乱丢垃圾,对吧?”




挑衅般。




韩吉望着他,隐隐感觉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连带着那股不大稳定的情绪。




利威尔单手撑着上窗檐,做了一个类似伸展的动作。




身子在窗户的间隙来回一晃。




就好像他已经掉出去过一次。




“学校禁不禁止跳楼?”




他倾身,看上去像一个物件被挂在窗户上。




语气似是而非。




听不出真真假假。




以往那些惨痛的教训告诉韩吉,这个时候不去惹他比较好。任他一个人待着才能少点麻烦。




韩吉绕开他从楼梯下去,对着他做了个一枪击毙的动作。




“疯够了就快回去。被巡检的看到你就完蛋了。”




楼道里又恢复成一片寂静无声。




直到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少年是跑着上来的。




利威尔看见他手里还抱着那件外套。




艾伦转过最后一个阶梯拐角,一抬头,望见他。




“啊,利威尔前辈,你在这。”




跑上最末一个楼梯,停下来喘了喘。




“前辈你怎么又在窗台上。快下来。这里是四楼,太危险了。而且……”




缓口气,再继续:“而且被教务看到,会记过的。”




艾伦说着,伸手把衣服递过去:“给你,前辈。我好好把它洗干净了。上次谢谢你。”




他还记得这个人,把衣服盖在他头上时的温柔。




也就只是这样一个伸手的瞬间。




停顿中不过几秒的事情。




利威尔猛地从窗台上面跳下来。朝着他走过去。




从他手里扯过衣服的时候力道很大。




然后男人突然把外套拧起来,像绳子一样绕过艾伦的上半身,把他半裹半绑了起来。在手臂处用力拉紧。




艾伦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利威尔一把抱起,抵在了墙上。




像是被闷着般发出来的轻微的“咚”的一声。和后背撞在墙壁上的疼痛感。




这一次侵过来的,却不是早上那股淡淡的味道。




扑鼻而来,浓烈的烟草气味。




像是开闸而出,瞬间倾泻,止都无法止住的水流般来势汹汹。




艾伦应该是被吓住了,惊讶地睁大眼睛,望着利威尔不知所措。




询问的话还没能说出口。男人凶狠的亲吻就压了过来。




舌头撬开他的牙齿,探进去。扫过他的牙齿,舌尖几乎要碰到喉底深处。然后用力咬住他的舌头,往外拉扯。




艾伦的手臂被衣服裹住,动弹不得,连推搡都做不到。




只能任由利威尔把他压在墙上为所欲为。




男人反反复复亲吻他。啃咬般的的吻绵绵密密地侵袭而来。




额头、眼角、鼻尖、嘴唇、耳后。




用细长的手指抵住艾伦的下巴,强迫他微微仰头,然后亲吻他的颈项,轻轻舔咬他细小并不明显的喉结。




而后在他受惊般几乎快要哭出来的神情中用额头抵住他的额头。




看到他连睫毛都在轻微颤抖。




叫他的名字。




“呐,艾伦哟。”




艾伦从来不知道,原来利威尔的声音,可以低哑到这个程度,透过耳膜,灼痛听觉。




他说。




“艾伦,你不知道吧。我捡了一只猫。”




“可是这只猫。我不想给别人看。不想给别人碰。”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 ( 55 )
  1. FOR FUN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啊ヽ(*´з`*)ノ
  2. 莫桑阿克曼 转载了此文字
    MA~~~好喜欢的文!!!

© FOR F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