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CP洁癖。

禮物

好喜歡嗚哇啊啊啊啊啊我喜歡這種感覺!!!!!!我喜歡這種美好的感覺!!!;w;不知道是哪位太太寫的不過……讓我抱一下您!!!!!【 跪

献给阿海:

「我有一個禮物要給你」

艾倫在自己公寓門前撿到一張紙條。他攤開紙條,上面只用報紙裏頭的印刷字體拼出這行字,翻到背面,則有輔助說明──「到樓梯口看看。」

艾倫轉開公寓門鎖,順指示來到樓梯口,在樓梯的雕花鐵扶手上頭,用細繩綁了一個細小的袋子。艾倫把袋子解開,倒出裡面的咖啡豆。

 

「驚喜,數數咖啡豆有幾顆」

十二顆。

每一顆都已經烘好了,聞起來有種想讓人把它們趕快丟進咖啡機的焦香。艾倫把玩咖啡豆,將其中幾顆丟進嘴裡,一邊嚼著一邊爬樓梯。很少人會像艾倫這樣咬著咖啡豆玩,但他就是喜歡,咖啡也不從不加糖跟牛奶。艾倫邊咬邊數十三階,在二樓往三樓的中層停下腳步。在第十三階樓梯,又有新的提示。一本書,艾倫認得那本書。他忍不住微笑起來,將包包扔到旁邊,拾起用牛皮紙袋放在牆邊的書,順手便翻到不可能會錯過的那一頁。書已經有點年紀了,頁面略為泛黃,而且有著久經翻閱的厚度,上面偶爾可以見到鉛筆畫的線。

 

When you are old(當你老去)—

艾倫哼著書頁上頭的幾個字──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and full of sleep(當你老去,鬢白,昏昏欲睡。)

艾倫一邊想著詩,一邊走到自己公寓門口,順手帶上門,一路走到爐火邊。在爐火邊的椅子上頭擺了一隻燒製的陶瓷小火車。艾倫把書、便條跟袋子擱在火爐架上,托起小火車,捧到跟眼睛同高的位置。在夕暮的光照下,陶瓷小火車被照出金色暖光,襯著紅色的釉面更加鮮豔。小火車做得很逼真,彷彿能聽見蒸汽火車的嗚嗚聲,還有火車壓過鐵軌的聲音。艾倫托著火車,先把咖啡機啟動。他走到窗邊,俯視底下入夏的街道。行人四處來去,遠處可以看到新式火車快速跑過,往更遠的田野跑去。艾倫靠在窗台,讓風吹過頭髮,他眺望遠方的火車,還有高高起伏的建築。

 

『當你老去。當你老去,鬢白,昏昏欲睡;

『在火爐邊打盹,取下這本書;

『慢慢閱讀,夢見你眼中一度;

『有過的柔光,以及深深波影;

『多少人愛你曾經的愉悅丰采;

『愛你的美,以或真或假之情』

 

在那些建築中間,艾倫看到讓‧基爾斯坦夾著麵包跟提包跑過街道。他奔跑的樣子使艾倫想起幾年前,他們才第一次碰面便忍不住互相爭辯,艾倫還大大取笑了讓那傢伙自以為是帶在身邊的詩集。那時候的讓想必看不懂還想裝懂,畢竟他們都才十二歲,才剛要去新的寄宿學校上課。當然了,直到現在,他還是忍不住每次取笑讓,笑他明明一點都看不懂詩,卻要拿著鉛筆在書上畫重點的習慣。然而,對詩半分天份都沒有的讓,卻獨獨喜歡那一首詩。

艾倫背後有整片牆的書籍收藏,讓通常會帶回來一些硬得要人看不太下去的書,或者某幾個他喜歡的作者寫的整套推理小說,艾倫則偏愛冒險、幻想、生物圖鑑之類的書籍,他還在牆上掛了一幅世界地圖,以搭配附近櫥櫃上頭的瓶中帆船。

艾倫喜歡搬家,每次都越般越遠,但這些書跟帆船仍然被他不嫌麻煩的帶著。特別珍貴的那些,就算搬家要搭遠車,也都隨身帶著。

不過,獨自搭火車的話,艾倫偶爾會覺得無聊,因為沒人跟自己拌嘴打鬧。

 

中學二年級的時候,讓跟艾倫打了一個賭,賭他敢不敢連續十三天偷偷從寢室溜到外頭。那時候學生之間很流行鬼故事,特別是寄宿學校的老校舍,更是故事豐富;比如說,連續十三個半夜都走過老校舍迴廊,就會看見斷頭的鬼魂。讓就是和他打了這個賭,他們雖怕得要命,還是硬著頭皮每晚溜下床,走到迴廊,還要嘲笑對方怕得要命的傻樣。結果,他們在第十二天給老師逮個正著,兩人都被狠狠處罰一番。

被處罰的時候,他們好像還互相用手拐子揍對方,結果老師就更生氣了。想到往事,艾倫忍不住笑出來。到了現在,那個叫做基爾斯坦的傢伙,也年紀不小了。艾倫離開窗邊,他將樓梯口撿到的咖啡豆灑到桌上。讓推門而入的時候,第一滴研磨咖啡正冒著蒸氣掉進杯子。

 

咖啡豆滾著滾著,散成輕巧的形狀。

艾倫把火車放到咖啡豆中間。

他轉頭面對讓。

「唷,回來啦?」

讓把麵包擺到桌上,抓抓頭髮,有點侷促的說:「禮物,你拆了嗎?」

「這個嗎?」

「嗯。」

 

艾倫打開陶瓷火車煙囪的塞子。

咖啡剛好裝滿一杯,靜止下來,最後一滴咖啡滴進杯裡那一圈漣漪就像艾倫手上的戒指。他笑出聲,心想不曉得這種惡作劇背後有多少軍師在幫讓‧基爾斯坦這傢伙捉刀想計策,要不憑那傢伙,絕對絕對想不出這種浪漫把戲。不過,對艾倫這樣老是看著遠方的人還願意費心,大概便是那傢伙可愛的地方。

他將手指套進戒指,一路推到底。

 

「你要知道,我心血來潮還是會跑遠。」

「我難道還不知道你那毛病嗎?」讓沒好氣地回答,他別過臉,抓住艾倫的手:「我高興樂意送你戒指,別囉嗦了。」

艾倫得意洋洋地哼氣,他靠上讓的肩膀。

 

「好吧,我接受不就行了。」

多年的爭吵以來,他難得率先服軟,平常他們可都會一路吵到兩人都擠不出更多的話。以前年輕氣盛的時候,吵到興頭還會送上拳頭揪揪衣領,但到現在,揪衣領多半有別的理由。艾倫抓住讓的衣領,湊上親吻。

 

「歡迎回來。」


评论
热度 ( 14 )
  1. FOR FUN献给阿海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歡嗚哇啊啊啊啊啊我喜歡這種感覺!!!!!!我喜歡這種美好的感覺!!!;w;不知道是哪位太太寫的不

© FOR FUN | Powered by LOFTER